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 > 上帝已死 美文标题

上帝已死

时间:2015-07-21 10:4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子夜,寰宇悲怆,上帝在黑暗中高歌,子民在腥风血雨中行号巷哭,撕心裂肺的伤痛,仓遑逃窜的血路上,一群卑微虚弱的人,脸上血肉全被铁钳剥落,脸颊只剩下一副白骨,刀削过的鼻道和心脏在颤抖中薄喷鲜血。

  从尸山里爬出,抡起饮血的砍刀挥向歌者的颅劲,即使只有一丝热气在肺脏游离。这统摄的上帝已化身恶魔,把他抬进碾轧的机器,让他的血肉填充历史的记忆。

  婴儿的血渍流满大地,弹壳滚落在干涸的土地上,硝烟弥漫整个城市的街巷,头顶再也见不到太阳,努力地穿梭在硫磺涂过的建筑群中,捐上尸骨垒起上帝的尊严,再看铁蹄扬起暗无天日的灰尘。

  挺胸吧,把上帝的颅骨挂上血染的旗帜;高歌吧,在罩着太阳的天空下唱响洪亮的歌声;迈步吧,在日月下昭示崇尚图腾的赤心。

  把头按进硫酸中再窒息,上帝早已发疯地坦言死亡的方式不一样。在合掌祈祷的人群里只能找到麻木的表情,在原本幸福的红唇下只留下一个紫黑的牙痕,在凝血的眼神里放飞未日的鸽子,那些相互舔舐的人们已让宇宙滚荡起来,快感注定随着迸裂的血脉冻结。

  草原的铁蹄曾经让黑土扬尘,倭寇的刺刀曾经飞向孔子庙,佛祖曾经想让华厦子孙凤凰磐涅,诗经曾把七君子钉死在竹桩上,在我们向世界打开大门的时候,尚儒的人民安静地伸出生殖器乖乖挨上一刀,把信仰还给大地,让这个星球再次覆灭。

  古国的人民在思想的挥发中日渐死亡,古国的文明已找不到正直的骨骼,只有画好肥臀的春宫图和告子的名言“食色性也”。世人的脑血管里穿梭许多思想的蛀虫,他们在探索排泄物的通道,伦理已变为一堵被撞裂的古墙,红墙内的乌发还挂在白绫上,红墙外的人已把体毛剃光。

  葬歌、旌旗和灵幡,浩浩荡荡的人群走在碎纸飘飞的山路上,抬着上帝的尸体慢慢游走,棺椁里装的是一个死亡的信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