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 > 经典语录 > 邓布利多的语句摘抄 美文标题

邓布利多的语句摘抄

时间:2019-04-12 12:3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神秘事物司里有一间屋子,始终锁着。那里面有一种力量,比死亡,比人类的智慧,比自然的力量更神奇,更可怕。 
最后,你没有办法封闭你的大脑并没有什么大碍,是你的心救了你。 
(邓布利多,凤凰社,37 失落的预言) 
There is a room in the Department of Mysteries,’ interrupted 
Dumbledore, ‘that is kept locked at all times. It contains a force that is at once more wonderful and more terrible than death, than human intelligence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表现我们真正的自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这比我们所具有的能力更重要。 
(邓布利多,密室,18 多比的报偿) 
It is our choices, Harry, that show what we truly are, far more than our abilities.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我为你做密探,为你编造谎言,为你冒着致命的危险。这一切据说都是为了保证莉莉·波特儿子的安全。现在你却告诉我,你养着他就像养着一头待杀的猪——”
“多么感人哪,西弗勒斯,”邓布利多严肃地说,“难道你真的开始喜欢那个男孩了?”
“喜欢他?斯内普叫了起来,“呼神护卫!”
他的杖尖蹦出了那头银色的牝鹿。它落在地板上,轻轻一跃就到了办公室那头,飞出了窗外。邓布利多注视着它远去,注视着它的银光消失,然后转脸望着斯内普,他的眼里已盈满泪水。
“这么长时间了还是这样?”
“一直是这样。”斯内普说。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简而言之,是你的爱保护了你!" "惟有这一种保护,才有可能抵御伏地魔那样的权力的诱惑!虽然经历了那么多诱惑,那么多痛苦,你依然心地纯洁,还像你十一岁时那样.当时你向那面能照出你内心愿望的镜子中望去,看到的只有怎样挫败伏地魔,而没有永生和财富.哈利,你知不知道,世上没有几个巫师能看到你在镜中看到的东西?伏地魔那时就该知道他要对付的是什么,可惜他没有!......哈利.他那样忙于破坏自己的灵魂,从来无暇去了解一个纯洁健全的灵魂拥有何等无与伦比的力量." ——邓布利多 ----J·K·罗琳《哈利·波特》
 
  ●哈利仍满肚子好奇,当邓布利多走到门口、为他开门时,他并没有马上动身。
“他还是想教黑魔法防御术吗,先生?他没说……”
“哦,他肯定是想教黑魔法防御术。我们那次短暂会面的后果证明了这一点。自从我拒绝伏地魔之后,就没有一个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能教到一年以上。”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你给了罗恩熄灯器,你了解他......你给了他一条回来的路......
你也了解虫尾巴......你知道他内心某个地方有一点点忏悔......
如果你了解他们.......你了解我什么呢,邓布利多?
我是否注定要知道,而不是去谋求?你是否知道我会觉得这有多难?是否正因为如此,你才把它安排得如此困难?让我有时间领悟?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死亡实际上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上床休息了。
而且,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阿不思·邓布利多) ----J·K·罗琳《哈利·波特》
 
  ●人们容易原谅别人的错误,却很难原谅别人的正确。 
(赫敏引邓布利多语,混血王子,5 黏痰过多) 
Dumbledore says people find it far easier to forgive others for being wrong than being right.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他从来没有解脱。”
......
“从来没有,你哥哥死去的那天夜里喝了一种毒药,变得精神错乱。他开始喊叫,向一个不在场的人发出恳求:‘别伤害他们,求求你.......冲我来吧。’”
.......
”他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跟你和格林德沃在一起,我知道是这样,“哈利说,想起了邓布利多带着呜咽的恳求,”他以为自己正眼看着格林德沃伤害你和阿利安娜......这对他来说他痛苦了,如果你当时看见他,就不会说他已经解脱。“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金妮点燃魔杖,举着一点萤火在黑暗中穿行。不知过了多久,脚下的石阶消失了,面前的墙上有一道长方形的石板,上面写着:
你来推我呀~~~
金妮用力一推,出现一个缺口,她把身子挤进去,发现自己从校长室办公桌的抽屉里探出头来,邓布利多正捂着胸口伏在椅子上。
“校长……对不起……”
“不,没关系,我只是差一点被撞吐血而已。”校长看看眼看要昏过去的金妮,赶紧站起来,“开玩笑的。只不过这个通道很久都没人用了,刚才我有那么一小会,还以为会有二十二世纪的谁谁谁跑出来呢。” ----打酱油而已《hp和玛丽苏开玩笑》
 
  ●“既然你不在乎死,”斯内普粗暴地说,“为什么不让德拉科得手呢?” 
“那孩子的灵魂还没堕落到那个地步。”邓布利多说,“我不能让他的灵魂因为我被毁掉。” 
“那我的灵魂就堕落到那个地步了,对吧,邓布利多?那我的灵魂怎么办?”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你以为我们爱过的死者会真正离开我们吗?你以为在有大麻烦的时候我们就不会比以前更加清楚地回忆起他们来吗? 
(邓布利多,囚徒,22 又见猫头鹰邮递) 
You think the dead we have loved ever truly leave us? You think that we don’t recall them more clearly than ever in times of great trouble?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我没那么说,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能信任我们。这房间里的每个人都一直在战斗,他们被逼到了这里,因为卡罗兄妹在追捕他们。事实证明,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忠实于邓布利多——忠实于你的“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邓布利多的笑容在颤抖。
“我恐怕是想用格兰杰小姐来牵制你,哈利。我担心你发热的头脑会支配你善良的心。”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死亡实际上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上床休息了。而且,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邓布利多,魔法石,17 双面人) 
It really is like going to bed after a very, very long day. After all, to the well-organised mind, death is but the next great adventure.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哈利波特,十年风雨路,慰藉了一代人的青春,曾有多少个孩子为他的胜利欢呼,有多少次看着小天狼星跌进帷幔,邓布利多掉下天台而哭得说不出话来,有多少人在看见斯内普念出阿瓦达索命的那一刻哭喊着”他相信你!“
十年之后。我们仍等待着那封猫头鹰送来的信,仍等待着海格来撞开家门,告诉自己”you are a wizard ." ,等待着任何有悖于自然的事发生……坚信那不只是个故事,坚信魔法是真实的…… 
 
  ●我知道,对你这样年纪轻轻的人来说,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对尼可和佩雷纳尔来说,死亡实际是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可以上床休息了。而且,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你知道,魔法石其实并不是多么美妙的东西,有了它,不论你想要拥有多少财富,获得多长寿命,都可以如愿以偿!这两样东西是人类最想要的――问题是,人类偏偏就喜欢选择对他们最没有好处的东西。 ——邓布利多 ----J·K·罗琳《哈利·波特》
 
  ●对事物永远使用正确的称呼。对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强化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邓布利多,魔法石,17 双面人) 
Always use the proper name for things. Fear of a name increases fear of the thing itself.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他那样忙于破坏自己的灵魂,从来无暇去了解一个纯洁健全的灵魂拥有何等无与伦比的力量。 
(邓布利多,混血王子,23 魂器) 
He was in such a hurry to mutilate his own soul, he never paused to understand the incomparable power of a soul that is untarnished and whole.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为什么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么喜欢你?”
“……我不知道。”
“死刑,立即执行。” ----J·K·罗琳《神奇动物在哪里》
 
  ●Draco,坚强的他,茫然地抉择。
”我已经是食死徒了!“我已无法再回头了。他向邓布利多展示他的手臂,黑色长蛇在皮肤上滑动,他没有动手,他无法下手,他高傲,但不代表他残忍,他最终守卫了他的灵魂。 
 
  ●一个巫师救了另外一个巫师的命。他们之间就有了某种联系……这是魔法的最高、最无法渗透的境界,哈利。 
(邓布利多,囚徒,22 又见猫头鹰邮递) 
When one wizard saves another wizard’s life, it creates a certain bond between them ... This is magic at its deepest, its most impenetrable, Harry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小时候,离愁是一道阿瓦达索命咒,哈利在这头,詹姆莉莉在那头。长大后,离愁是一帘黑色帷幕,哈利在这头,小天狼星在那头。后来啊,离愁是一方白色的坟墓,哈利在外头,邓布利多在里头。而最后,离愁是一盆银白色记忆,哈利在外头,西弗勒斯在里头。十年的爱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这离愁,除了哈迷无人能懂。 
 
  ●??但是毫无疑问,邓布利多从一开始就对波特有种不正常的兴趣。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是你的人,”哈利说,“斯内普是邓布利多的人,从早在你开始追捕我母亲那时候起,他就是邓布利多的人。你一直没有发现,因为那种事情你不能理解。你从来没见过斯内普召出守护神吧,里德尔?”
...
“斯内普的守护神是一头牝鹿,”哈利说,“和我母亲的一样,因为他几乎爱了她一辈子,从他们孩提时代就开始了。”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哈利坐在热辣辣热太阳底下,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些关心他的人一个一个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妈妈、爸爸,他的教父,最后是邓布利多,他们都决心要保护,然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不能再让任何人挡在他和伏地魔之间。他必须永远抛弃那个早在一岁时就应该丢开的幻想,不再以为某位长辈的怀抱会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现在没有人会把他从噩梦中唤醒,没有人会在黑暗中低声安慰他,说他实际上是安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他的最后一位、也是最了不起的一位保护者也死了,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独。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邓布利多:“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 
斯内普:“永远都是。 ----J·K·罗琳《哈利·波特》
 
  ●10.邓布利多:要挺身而出对抗敌人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但要挺身而出反抗朋友却需要更大的勇气。
Dumbledore: It takes a great deal of courage to stand up to your enemies, but a great deal more to stand up to your friends. 
 
  ●由于我比大多数人聪明的多,我的错误也就相应地会更严重。 
(邓布利多,混血王子,10 冈特老宅) 
Being rather cleverer than most men, my mistakes tend to be correspondingly huger. ----J·K·Rowing《哈利波特原著》
 
  ●他终于明白了邓布利多要告诉他的意思,那就是:“被拽进角斗场去面对一场殊死搏斗和自己昂首走进去是不同的。也许有人会说这二者之间并无多少不同,但邓布利多知道——我也知道,哈利带着一阵强烈的自豪想道,我父母也知道——这是世界上全部的不同。 ----J·K·罗琳《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