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 > 高考作文 > 似水流年,是谁欠了谁的青春 美文标题

似水流年,是谁欠了谁的青春

时间:2015-08-18 09:50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小智 阅读:

  (一)
  
  “邱小芸,你尾巴又翘起来了”。凌晓城在背后揪起邱小芸的马尾,将它绕在手上一圈又一圈。
  
  邱小芸疼的嗷嗷大叫,凌晓城听到邱小芸那痛苦的叫声反而更加放肆的将它紧紧缠绕在自己手中。邱小芸又气又恨的冲着凌晓城喊道:
  
  “凌晓城,你放手啊,痛死了。”
  
  “不放,我就不放,除非……”凌晓城那女孩般的樱桃小嘴突然邪恶的笑了一笑。
  
  “除非什么啊,快放手啊!”
  
  “除非,除非你喊我声哥。”
  
  “喊你妹啊,凌晓城,欺负一个女孩子你算什么本事!”正在邱小芸疼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之时,陈亦远不知从何处冲来临门就给了凌晓城一脚。凌晓城疼的跪倒在了地上,邱小芸的辫子也总算是逃脱了凌晓城的魔掌。
  
  “陈亦远,你干嘛啊,我又没惹你?”凌晓城跪在地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陈亦远。
  
  “没干嘛,只是看你不顺眼!”陈亦远交叉着双臂放在胸前,冷冷地望了一眼凌晓城,就跳过桌椅,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凌晓城和邱小芸。
  
  凌晓城知道自己不是陈亦远的对手,也只好自认倒霉,谁叫他是自己手贱去欺负邱小芸的呢
  
  (二)
  
  “陈亦远,你来办公室干嘛?这次我没叫你啊!”初二(12)班的班主任林荣英诧异地看着陈亦远,这个在X中出了名的小混混,怎么会无端端的出现在班主任办公室。
  #p#分页标题#e#
  “老师,我要求换位置,我要坐在邱小芸同学后面。”
  
  “为什么啊陈亦远,你别想自己不读书就打扰人家邱小芸哦!”
  
  “我不会打扰她的,你只要让我坐在她后面就好。我保证上课不跟她说一句话,自己也不跟其他同学说一句话,如果被你抓到,随便你怎么处罚。”陈亦远坚定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的班主任,这是林荣英带12班的两年来第一次看到陈亦远那么诚恳坚定的眼神,并且他还主动要求上课不讲话,林荣英心里想想觉得这条件也蛮诱人的。教过12班的人都知道,有陈亦远在的课堂就不是真的课堂。尽管他们想尽办法使尽绝招,但也没能够让陈亦远在上课时闭嘴。现在陈亦远主动提了出来,林荣英又何乐而不为呢?
  
  (三)
  
  “陈亦远,你怎么坐在这?”邱小芸吃惊地望了望正在自己背后摆弄桌椅的陈亦远。
  
  “没什么,老师让我来我就来了。”
  
  “哦”邱小芸突然觉得没话题聊了,就识趣的转过身去。
  
  过了一阵,陈亦远轻轻的用笔捅了一下邱小芸的衣服。
  
  “额,这道题怎么写啊!”
  
  邱小芸激动地转过身,热情地帮他解答一道又一道的数学题。虽然邱小芸表面装作风平浪静的,但内心其实早已是千万只小鹿乱撞了。自从上次陈亦远挺身而出救自己后,她就开始悄悄地关注起这个让全部老师都头疼的问题学生。这节自习课对于邱小芸和陈亦远来说过的异常的快,邱小芸耐心的为陈亦远讲解着,陈亦远也认真听着。于陈亦远而言,这可能是他上学以来最认真学习的一节课了。
  
  “额,邱小芸,你也喜欢看NBA啊!”陈亦远习惯性地望着邱小芸的座位,看见她桌子上贴有詹姆斯的相片。
  
  邱小芸惊讶地转过身,激动的说道:“是啊,你也喜欢吗?”
#p#分页标题#e#  
  “是啊,你看!”陈亦远边说边兴奋地拿出他收藏多年的NBA球星全集给邱小芸看。
  
  “哇,我喜欢这个耶,克里斯·安德森好有型啊!”十几岁的少女,总会偶尔对某个遥不可及的帅哥花痴下。
  
  “瞧你那花痴样!”陈亦远情不自禁的轻轻摸了下邱小芸的头,然后又嘴咧咧的笑着跟她讨论下一页的人物。
  
  “哎哟,这个好帅啊!”
  
  “喂!这个超级超级酷!”
  
  “陈亦远,这张送给我好吗?”
  
  “阿,我好讨厌他啊,他打球很脏的。”
  
  ……
  
  邱小芸一个劲开心地说着,陈亦远就在一旁充满爱意地望着她,不过偶尔也会附和下她。
  
  而在教室另一头的凌晓城望着这个曾属于他的位置,默默得横眉怒目地盯着陈亦远。
  
  (四)
  
  班会课上,肃静的气氛,安静的只剩同学在位置上挪移换姿态的声音。班主任林荣英用一句玩笑话打破了这严肃的局面。
  
  “都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我们班的陈亦远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p#分页标题#e#
  “啊,怎么了”全班诧异地望着林荣英。
  
  林荣英摸了一下他嘴巴上面的两条八字胡,得意地说:“陈亦远同学在这一个月来不仅没有扰乱课堂纪律,而且成绩更是突飞猛进。他以每科80的平均分考到了全班第二十五,大家鼓掌为他庆贺下”。
  
  “喔,亦哥好样的,喔!喔!喔!”陈亦远昔日的小弟们一个劲地为他鼓掌,全班同学也报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只有凌晓城,沉着脸,转着笔,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班会进行到一半,凌晓城突然站了起来,指着邱小芸和陈亦远说:“老师,他俩早恋。这次陈亦远能考那么高分也是邱小芸拿给他抄的。”
  
  “什么!”林荣英阳光般的笑脸顿时乌云密布起来,怒冲冲的走到邱小芸和凌晓城的座位上。
  
  邱小芸吓的哭了起来,但陈亦远却是一脸的镇静,冷冷地说:“你别吓邱小芸,做事得凭证据。一,你可以查我和邱小芸的试卷,看我是不是抄她的;二,同样是你的学生,为什么凌晓城一句话你就信了,而我们,明明是无辜的你干嘛就不信。”陈亦远从来不懂得给人面子,除了邱小芸,其他人在他眼里只要稍微触动到他,他都会毫不客气。虽然陈亦远说的很明白了,但正在气头上的林荣英哪管得了那么多,一个劲的就是把邱小芸和陈亦远一顿痛骂。
  
  过后,邱小芸转学了,陈亦远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五)
  
  “Hi,邱小芸。”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邱小芸好奇的转过身。
  
  “额,凌晓城。”邱小芸不知道再喊起这个名字是恨还是恨。只是目光呆呆地望着他那双贼溜溜的大眼睛,好像一年前的事就这样一件一件的在凌晓城的眼球里回放。
  
  “喂,邱小芸,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虽然我长得帅,但你也没必要那么痴情地看着吧!”凌晓城得意地抓了抓自己昨天刚弄的发型,一如既往的坏坏的对邱小芸斜斜的笑。
  
  “呵呵,凌晓城,我有事,先走了”。邱小芸知道过去的事怎样也无法挽回,此刻她只想逃离他,越远越好。
#p#分页标题#e#  
  但冤家总是路窄。
  
  第二天,高一(25)班,凌晓城又是走在邱小芸面前“Hey,邱小芸,真巧,我们又见面了,还是同一个班哦!”
  
  邱小芸这次没能忍住深藏在心底的那份愤恨,怒怒地瞪着凌晓城说“瘟神!”
  
  “喂,邱小芸,你可不能这么说哦,这说明我们是有缘分好不好。”
  
  “缘分,呵,凌晓城,感谢与你这么好的缘分,所以也请你高抬贵手,别再打扰我折磨我了。”
  
  “喂,邱小芸”邱小芸说完就赶紧溜出教室去了,凌晓城在后面一个劲的叫,但邱小芸也是一样不回头搭理他。
  
  但,凌晓城就是天真的缠人高手,就算邱小芸对他爱理不理的,他还是一样每天上课之前放学之后都会准时给她打一个招呼。
  
  (六)
  
  午夜,对于每一个女生而言,都是与舍友们躺在床上聊聊心事的最佳时间
  
  “小芸啊,凌晓城对你那么好你就不考虑下?”
  
  舍友暖暖首先开启了这个女孩私下最常聊的感情话题。
  
  “凌晓城,呵,他对我好!”邱小芸听完冷冷的笑了。记忆又回到了那年初二(12)班,回到了那节班会课。
  
#p#分页标题#e#  “是啊,小芸,你别这副表情好吗?好歹人家也是每天帮你打饭帮你提水的。”
  
  “他帮我打饭,他帮我提水,呵呵,笑话,这些都不是露露和温雅帮我的吗?”
  
  “我才帮你打过一次饭而已!”
  
  “我才帮你提过一次水而已!”
  
  露露和温雅听完赶紧插上嘴,向邱小芸道明她们没有那么大的丰功伟绩。
  
  邱小芸满头雾水的看着暖暖,露露和温雅。
  
  爱八卦的暖暖看见小芸这个表情就马上乐此不疲的为她解释清楚。
  
  “人家凌晓城啊,一直很关注你,他知道你下午要去练球没时间打饭和提水,就特地来拜托露露和温雅来帮打掩护,让她们主动提出帮你打饭和提水,但事实是她们只要演完第一次的戏就好。你看,多细心多体贴啊,就一暖男的典型代表。”暖暖一脸羡慕地望着邱小芸,一个劲地摇着邱小芸的身子。但邱小芸只是呵呵一句。他欠她的,她们怎么懂。
  
  往后的日子,邱小芸一如既往的下午下课后就去打球。见到凌晓城,也假装不知道他帮她打饭提水。因为在邱小芸的心里,那是凌晓城欠他的。如果那次他没有诬告她和陈亦远,如果她没有转学,如果陈亦远一直坐在她的身后,那现在出现在这里照顾她的是不是就会是陈亦远了,陈亦远是不是会比他做的更好……邱小芸想着想着,就湿了眼眶。
  
  (七)
  
  “陈亦远,陈亦远”马路对面,是一个邱小芸在午夜轮回之时幻想了一遍又一遍的人儿。她无数次的幻想着与他相遇,无数次的想念着他的身影。今天,她终于等到了终于看到了,她已顾不得什么是红灯什么是绿灯了,她只想快点叫住他快点抓住他的身影。只身闯过那车水马龙的马路时,不知为何突然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抓住了。
  
  “凌晓城!”邱小芸吓呆了,凌晓城横躺在马路中间,周围溅满了鲜血。
  
  “凌晓城,凌晓城!”邱小芸赶紧跑过去抱住凌晓城,同行的人也都在着急的帮忙打救护车的电话。#p#分页标题#e#
  
  “邱小芸!”凌晓城咧开那小巧玲珑的嘴笑了笑,但这次,再也没有以往的那种邪恶与混蛋。
  
  “嗯,凌晓城,我在,你挺住啊,挺住啊!”
  
  “邱小芸,欠你的我还了,对不起,傻瓜!”
  
  “你说什么啊,凌晓城,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凌晓城用尽身上的力气,伸出手摸了摸邱小芸的头“傻瓜,我以前总是喜欢拿你的头发缠住我的手就是想让你一辈子都逃不开我的手掌心,我喜欢你。”
  
  “凌晓城,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愿意每天都被你揪我的头发,只要你好起来。”邱小芸一个劲地掉眼泪,从未有过的恐慌,从未有过的害怕。
  
  凌晓城看了看小芸,说:“小芸,对不起,我不该因为嫉妒不该因为不想看到你和陈亦远那么亲密而去诬告你们。对不起,小芸。”
  
  “傻瓜,这时候还说这些话干嘛啊!”邱小芸紧紧地抱住凌晓城,她是有多么害怕下一秒他就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今天凌晓城的大眼睛不再那么水汪汪或贼溜溜,它只是眯成了一个稍大的缝隙,爱怜地望着邱小芸,他把剩下的最后一点气息拿去亲吻邱小芸的小马尾,然后说“傻瓜,我欠你的都还了。”凌晓城说完便永远地闭上了他的大眼睛。
  
  马路中央,邱小芸紧紧地抱着凌晓城的尸体。
  
  马路对面,陈亦远呆呆地望着这一幕。

共7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