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 > 我的地盘我做主 美文标题

我的地盘我做主

时间:2019-02-15 13:1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妻不在家,回南方老家照顾生病的岳丈去了。
 
  清明还没有到,乡邻们就忙着侍弄家中的小菜园。忙着把一年的巧思、匠心、爱和希望都倾注到这田垄之间。
 
  妻在电话里一再叮嘱我,别把家中的小菜园荒弃了,要按时令种上各种应季的菜疏。不懂的要及时请教上年纪的大爷大妈们,我满口答应并让妻一百二十个放心。
 
  我答应的如此爽快,妻还是不放心。
 
  一向视电话费如洪水猛兽的妻,这次却很慷慨大方地在电话的那一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什么时候种这个,什么时候种那个……并一再强调:“过日子得要强,小菜园就是咱家的形象工程,人得要脸面要尊严,席秧子时,屋子里要多烧点火,以适宜的温度保证秧苗的健康成长,逼着我把扣大棚的时间,种各种小菜的时间都一一地详细地记录下来。”
 
  听得我心里这个气啊!平时吧,我打电话刚想诉诉思念之情,我问妻:“想我没?”妻咯咯地笑着,调皮地反问我:“那你想我没?”我就学着郭达的陕西腔拉着长调说:“安红,俺想你----俺想你吃不下饭……俺想你睡不着觉。”还没等我煽情够呢!妻就咯咯的笑着说:“好了好了,别贫了,省点话费吧,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记住啊我爱你!”话音还没落,电话就咔嚓一下子摞了。
 
  每天晚上八点钟以后,妻把老爸照顾睡下了,才得空闲能和我语聊一会儿。当我兴高采烈地打开电脑时,乖乖!映入眼帘的不是妻的甜言蜜语,而是妻下达的一大堆任务一,任务二……这就犹如打游戏之前先领任务再过关,闯关的秘籍就是妻二十多年过日子积累的当地物候学的经验,再加上我执行任务时一丝不苟的苦干。
 
  领到任务以后就和妻海聊一阵子,从季节变化到亲人的身体生活状况,最后诉诉相思之苦,甜言蜜语一大堆后,妻轻柔的歌声传了过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然后就听到轻轻的叹气声,啜泣的声音。每当这时,我的心就会柔柔的,并告诉妻,我的生活工作没问题,你自己多保重。
 
  可现在,这些谈情说爱的机会全让小菜园挤掉了,我有些恼恨小菜园了。我知道妻照顾生病的老爸不容易,非常辛苦想早点让妻休息,就狠心地催妻:“快指示,我要下线了。”妻在语聊结束时还不忘了向我下达下一步战斗任务,任务三,任务四……此战斗命令一经妻这名指挥员下达,我这名小卒仿佛就听到了冲锋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明天早晨我又得少睡一个小时的懒觉了。
 
  想到这我的困意立刻弥漫全身,昏昏欲睡,似梦似醒地就听见耳麦里妻的声音隐隐约约飘飘渺渺,接下来妻就不再听见我的话语,只有均匀的鼾声持续地传过去……传过去……
 
  妻就给我留言;“大觉迷,你辛苦了,好好睡一大觉吧!”然后发一个QQ拥抱,一杯咖啡。有时候妻会把我叫醒:“别睡着了,我还没说完呢!再坚持一会儿。”非让我把她的训令记录下来,然后念给她听不可,当听到我指天发誓保证坚决彻底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她的任务时,妻才稍稍放心饶过我,我则酣畅淋漓地倒头睡到大天亮。
 
  看到我答应的不是太响亮,妻又心生一计,此计更加毒辣凶猛,妻不放心她的小菜园,怕我敷衍她居然想出了一条更加高明的妙计,让我把所有的任务完成后拍成照片发到空间里让她检查。
 
  妻的此计一出,我真是叫苦不迭,心里在呐喊:“我这是那辈子修来的福啊!娶了这么个工作认真的好媳妇。”转念一想我“噗嗤”一下子又笑出了声,妻啊妻!你的心灵真是美好又纯洁,你好歹摆弄电脑也有个十年八年了,你不知道现在的照片美化功能有多强大嘛!只说那个什么一键美白,一摁鼠标那非洲籍的都会变成欧洲籍的,满脸麻子都能变成一马平川,别说你个小小的菜苗,我保证一键下去,让它有多茁壮就多茁壮,让它有多绿油油就绿油油,如果嫌你丈夫我丑不中看,那一键下去立刻也换一个世界顶级帅男的头来!
 
  我的傻媳妇,照片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的故事还有一个,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我被分配到一所中专教书,我的一个同事张老师和我同龄,大家都是二十七八岁的年龄,我已经成家了。有一天几个老师在一起喝酒,喝到高潮时,我就对张老师说:“哥们,再有两个月我就要做爸爸了,你也老大不少了,别挑了,差不多选一个结婚吧。”张老师酒过三巡也有些不能自持,故做神秘地对我说:“不许外传啊,我新近处了一个对象,可好了。”看到我有些疑惑不相信的样子,就神神秘秘、摸摸索索地从随身带得日记本里拿出来一张照片,递给我看。
 
  我接过照片一看,是一位姑娘的寸照,姑娘戴着眼镜看上去很端庄、秀气又有才华,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女孩。我很为张老师高兴,就问姑娘是哪里人,谁介绍的。不料,张老师告诉我说是他从报纸上征婚找的对象,已经通过两封信了,姑娘家是北安市的。我对张老师比较前卫的征婚行为大加赞赏,同时也有些瞠目结舌和心里发虚,为他捏着一把汗,此事靠谱吗?
 
  过了几天,我们老师们有一个去伊春培训的机会,正好张老师也想让她新处的女朋友来伊春见见面,同时也想让我们大家给参谋参谋。姑娘如约来了,刚见面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几句话过后就露出了破绽,姑娘好像有些精神不正常,说话着三不着四的很不着边际,行为也有些古怪。
 
  我们培训的老师最后阶段都有一次例行考试,考试前大家或躺或卧地在床上临阵复习,此女子经常是出其不意地跑到哪个男老师的身边,直视着人家的脸端详起来不走,嘴里还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如此几次,搞得我们都很尴尬,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不是什么什么的性骚扰吗?弄得我们这些已成家的男老师个个都很狼狈,此女子的行为完全和照片上的人不一样啊!
 
  所有的男老师都找张老师“投诉”。
 
  “投诉”他这位征婚来的女友,善意地帮着张老师出主意,这个女孩精神似乎不正常,快把她打发走吧,如果是精神有问题,时间长了你想抖落都抖落不掉了,此事处理的越快越好,别留下后遗症。如果,再弄个拐卖良家妇女,哪更是有嘴说不清了,趁现在还没有领回家,影响好消除。这件事搞得张老师在同事面前丢尽了面子,懊悔不已,急忙买张车票把那位姑娘打发走了。
 
  过后张老师异常沮丧地对我说:“照片也能骗人呐!”如此说来,照片岂止是能骗人,而且还是骗你没商量呢!
 
  看来智慧的妻是想用小菜园这个紧箍咒把我牢牢地套住,以防我失控跳出她的手掌心啊!我在心中暗暗叫苦:“好歹毒啊!剥夺了我多少看书的美好时光我也不说啥了,现在居然把我牢牢地拴在了小菜园里,还天天冲我念紧箍咒!再说了就凭着我玉树临风、坐怀不乱的意志力能失控吗?另外话又说回来,我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啊!”
 
  但是,凭着我多年的对妻斗争经验和血的教训告诉我,在家中我的任何反抗和申诉都是没有用的、徒劳的,要想平安就只好屈服于妻的发号施令,乖乖地去完成妻的各项工作指令,这才是自己在这个家中安身立命的上上策。
 
  另外妻对她的小菜园交给我如此不放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自结婚到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要说我一次没有下过地那好像有些夸张,但下地的次数极其有限,对家中的小菜园我基本上是只进行一下宏观调控,准确地说是看客观摩的份。任由妻发挥她的聪明才智和想象力,本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基本遗传规律让妻折腾去吧!
 
  我是个书虫,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都耗在了各类书籍上。有时妻实在是忙不过来了,两手沾满泥土扎撒着手跑进屋里向我求援,我也详装作没有看见,一扭屁股换个角度再接着看我的书,重要的是要让后背对着发怒的妻,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主要怕妻数落我时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唾沫星子别迸到我的脸上、镜片上。
 
  我的后脑勺如此这般地听着妻发出的数落声:“你就不能放下你的书啊!帮我抻抻地膜,今天有风,我刚铺上这头,那头就被风掀了起来,我刚用土坷垃压住那一头,这地膜又被风吹得卷了起来,害得我两头跑,快快……跟我去铺地膜,铺完了再看你的书也不迟。”看着我不动弹,妻又来劲了:“书里是有豆角啊!书里还是有茄子,书里还是有西红柿……”我正看到关键的地方,正仰头做思索状,闭目品味书中的道理,陶醉着呢!妻见我没有动静,伴随着妻衣服轻柔摩擦的窸窣声,妻冲到了我的面前。
 
  妻用没有沾泥巴的小手指一下子就把我正看着的书扒拉到地上,妻也是个爱书之人也怕把书弄脏了。妻站在我面前,看来硬的不行就改变战术来软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用怀柔政策,软硬兼施由声色俱厉转为柔声细语:“求求你了,你不是最愿意吃豆角吗?我这可全是为了你才种的,你就帮我铺上地膜吧,我保证其它的活再不用你了。”说到这妻举起右手,五指并拢手心朝前地发誓,手上的土哗啦啦地掉了一地,妻急忙收回手,又变回声色俱厉的那付嘴脸:“快走啊,吃豆角时比谁吃得都欢。”还小声嘟囔着:“回头我还得擦地板,这一天天地跟你过得是什么日子啊!”日子过不好了没有幸福感了,我又成罪魁祸首了。
 
  看来书是看不成了,再“我自岿然不动”下去,我的脸上好像要添几道黑杠杠。我抬头看到晶莹的汗水正从妻的太阳穴流下,缓缓地停滞不前了,妻捂了一冬天才白晢的皮肤,此时被太阳晒得通红,我的心咯噔一下象被针刺了一下那样很痛,顺手拿起凉帽给妻扣到头上,我分明看到妻的眼睛里有泪花在闪烁。
 
  随妻来到菜园,我直着腰敷衍地帮妻铺着地膜。妻不满意地怒斥着:“你就不能弯下你高贵的腰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你是不是来观摩的……”妻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看看咱家的邻居吴老二,把他家的小菜园侍弄得多好啊!左右邻居谁不夸,最起码里面有自己的创造性思维吧!谁像你就知道吃……吃……”
 
  我被妻训斥的面红耳赤理屈词穷,便强词夺理地说:“你看着谁好跟谁过去,别吊死在我这棵歪脖树上……”我又冲着妻批评她说:“你看看你大呼小叫张牙舞爪的,越来越远离知识女性的那些高雅的品质,越来越俗。”“你雅,你不食人间烟火,天天捧着本破书,也没见你少吃一口菜,整天研究军舰啊!武器啊!战争啊!马歇尔的有用吗?再看下去呀,你就成了马歇尔计划,毫无用处”“哎,你知道马歇尔是多么具有军事天才的一个人嘛,若不是与两位强人领袖撞车,中国就有可能避免内战,如果没有了三年内战内耗你说咱们国家现在得有多么强大啊!”“你就中国美国的忧国忧民吧!躲在你的小破屋里研究吧!你雅,今天中午别吃饭了,喝西北风去!我奉陪,怎样?”妻反驳道。
 
  我嘟囔着:“又来了。”
 
  我只好屈服于妻的现实主义,暂时放弃我的理想主义,做到与妻和平共处,雅俗共存,不然的话中午妻罢工不做饭,再雅喝风也不顶饿啊!我一边帮妻铺地膜一边极其耐心地开导妻:“我知道你种小菜园是一项功在当年,利在我胃的惠民工程,可也用不着兴师动众,这样精细跟绣花似的…”妻刚一反驳惊飞了一树的麻雀,我得意地说:“你看看,你看看,种个地弄这么大个动静,闹得鸟雀都不得安宁……你啊!是越来越俗了……”
 
  妻接着我的话茬讥讽道:“你风雅,高山流水,阳春白雪,饿你三天看你还雅不雅,你们这些穷书生有个雅的老前辈,”“谁?”“孔乙已啊,穷还放不下架子去劳动是唯一一个穿长衫站着喝酒的人,尽管“茴”香豆的“茴”字能写出四种来,也改变不了他饿死街头的可悲命运……。”
 
  妻不无鄙视地对我进行了新一轮的打击,而且还一针见血、毫不留情面地狠狠地揭了我们中国知识分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老底,搬出鲁迅笔下的典型人物“孔乙已”来教育我。
 
  在与妻的舌战中,我再一次甘拜下风。不由地在心里赞叹妻:“知识女性就是知识女性,骂起人来都引经据典,骂人不见血……”妻的语言越来越有长进了,我须小心为妙。
 
  今年不同了,妻不在家。如果到了夏天左邻右舍的小菜园都是满园喜悦,五彩缤纷的,紫色晶莹的茄子,红中透着黄的西红柿,绿色鲜亮的冲天椒,还有一串串的又肥又大的豆角挂满架时,而我家的小菜园则是一片茂盛开着各种野花的百草园,好像我的脸也没地方搁了。
 
  这小菜园不仅仅能解决我们家的菜篮子问题,还是我们家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草率不得。想到这里,唉!没有办法,干吧!我站在菜园边上足足端详了两天,除了韭菜池子和头年妻撒得菠菜不能动以外,我要把地大卸八块,进行如此这般地黄金分割,重新考虑那里该种豆角,那里该种茄子,那里该撒生菜……这会儿是“我的地盘我作主”在我的地盘上你就得听我的
 
  把音乐收割用听觉找快乐
 
  开始在雕刻我个人的特色
 
  未来难预测坚持当下的选择
 
  在我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
 
  节奏在招惹我跟街舞亲热
 
  我灌溉原则培养一种独特
 
  观念不及格其他全部是垃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