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美文标题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时间:2016-11-01 15:10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冷血杀手 阅读: 发表评论

  小时候无比奇怪的爱情观:

  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喜欢你?很简单啊,让他去摸仙麻草。如果他敢摸,毫无疑问,他喜欢你。如果他不敢,那你自作多情了。这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存在在我心里检验真爱唯一的方法。

  ◆◆◆

  01

  读小学的时候,我家住在山下。山里有奇奇怪怪的植物,我能叫得上名字的只有可怜巴巴的那么几个,仙麻草算其中一个。后来搬了家,很少再去山里,可对山里的仙麻草一直记忆犹新,因为它有关暗恋,一场浩大的无疾而终的暗恋。

  小时候班里来了转校生,从城里回来的帅哥,干干净净的,清新脱俗,全身上下散发迷人的魅力,跟一众灰头土脸的乡巴佬立马形成天壤之别。

  班主任向大家介绍他的时候喜笑颜开,一副活了几十年终于在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捡到金娃娃的得意模样。

  那天经班主任的口所有人记住了一个名字: 杨钰。那天所有人都想起一种最常见的蔬菜: 土豆。

  杨钰带有一种乡下孩子少有的灵气,他什么都懂,待人接物更是谦卑恭顺。他时常穿戴整洁,脸白白净净的,白球鞋也永远像刚买回来一样干净。我喜欢他穿的所有衣服,因为乡下没有那样新奇又好看的款式,他的衣服,都是从城里带回来的。

  上课有女生不断地偷偷瞄他,下课有女生围着他娇滴滴地调侃: 杨钰杨钰,我是土豆啊!

  我是杨钰的一枚忠实小粉丝,对他崇拜到不行。我讨厌所有活的会动的女同学,尤其讨厌憎恨有事没事就想尽办法跟他搭讪的漂亮女同学。

  语文老师让杨钰当科代表,以便随时关照他,数学老师在杨钰答错问题后一副对他千万打不得也骂不得的和蔼样子。教育局有人来检查,班主任便提前将杨钰的作业本放在最上面,以撑门面。

  后来我想,所谓男神大抵也就杨钰那样了,总有一群女生爱慕着,总有一批男生羡慕着,总有老师的偏袒,总有机遇的青睐。

  总有一帮女生默默地暗恋。

  02

  暗恋杨钰的女生数不胜数,高年级大龄的,低年级鲜嫩的,清新脱俗的,花枝招展的,美丽动人的,聪明伶俐的,也有丑到一发不可收拾的。但凡是个女的,就不免会对杨钰“图谋不轨”。我属于没有颜没有才也没有个性的那一拨,但是绝对算得上芸芸暗恋女里最有心机的那一个,小小年纪,情商真是杠杠的。

  杨钰老家离我家不远,走路也就二十几分钟。上学途中要经过他家,所以每天去学校时我提前出发躲在草垛后面,远远地窥探着他家大门口,只要杨钰一出门,我便一个箭步冲上去,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并且装出一副我们真的颇有缘分的样子。他回头微笑着问我: “怎么这么巧啊,每天上学出门都正好碰见你。”

  “就是,好巧啊。”我低着头一副羞嗒嗒的样子。

  你以为的巧合,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另一个人用心良苦的结果。

  所以我用心良苦制造了整整一年的“偶遇”,整整两个学期的“巧合”。

  杨钰跟我说话时我最直接的反应永远都是脸红心跳外加异常激动和紧张,我从来不敢抬头直视他,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的东西,对于懵懵懂懂的我来说那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吸引,足以造成我排山倒海式的自卑。

  第一次感受到杨钰的关注是在一个炎热的午休时间,我满头大汗,他递给我一根冰棍,黄色的那种,一根一毛钱,我没舍得吃,藏在桌兜里,化掉了。后来想想那应该是比几百块钱的哈根达斯都要好吃的。

  周末杨钰破天荒地跟他最好的玩伴儿刘彬过来找我玩,我们一起路过山里的仙麻草,我抓住机会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一片仙麻草吆喝: “谁敢去摸一下仙麻草我就跟谁玩陀螺。”

  刘彬二话没说跑过去抓了一把,瞬间被仙麻草蛰到哭天喊地原地打转。杨钰还不认识乡下的仙麻草,不知道仙麻草有比蜜蜂更可怕的蛰人功能,他看着刘彬被“怪草”“咬”伤后捂着手痛得直流泪的样子吓得默默后退了几步,丢下一句“好恐怖,我不敢”就转身逃之夭夭了。

  那天我真真切切确定一件事: 杨钰不喜欢我。

  可是,不喜欢又怎么样?暗恋还得继续,毕竟,那个时候的我就是那种拿得起但是死活放不下的人。

  杨钰第二次来找我玩的时候,没有刘彬。我们再次经过仙麻草,我又一次萌生了试探一下的念头。

  “杨钰,你敢去摸一下仙麻草吗?”我满怀期待问出这句话。

  我心里最执拗的想法永远都是如果他喜欢我,就会听我的话勇敢去摸仙麻草,哪怕明明知道会受伤,他也会义无反顾做我一个人的英雄。可就算他豁出去敢摸,有表明心意的举动,其实我也会拦着。事无巨细,要的只是态度啊。

  “我……不……敢……”杨钰垂着头磕磕巴巴说出三个字。

  “哈哈哈,其实我也不敢!”我干笑着掩饰心里的落寞和尴尬。

  03

  初中毕业后杨钰辍学,回了城里。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杨钰离开后的第四年,某次坐车偶然碰见一小学女同学,说起过去,自然而然提到杨钰。她兴致勃勃向我透漏了许多杨钰的消息,包括她去了杨钰的城市,包括她经常可以见到杨钰,包括杨钰现在过得不错。她说得满面红光,我假装漫不经心,心里却是满满的羡慕嫉妒恨以及热血沸腾。她说:“杨钰变了。”我一阵惊慌。

  其实,他变没变跟我真的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非要扯上一点儿关系,只能是我暗恋的对象有了变化而已。

  我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向她要了杨钰的QQ和电话号码。在一家公用电话亭里,我屏气凝神颤抖着手拨通了那一串数字。

  “喂您好……喂……请问您哪位?”电话那头的声音熟悉又陌生。

  电话这边的我僵着沉默了将近一分钟也没能吐出一个字就缩着脖子匆匆挂了电话。

  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而已。

  我加了杨钰的QQ,验证消息写的“仙麻草”,杨钰很快就同意了,他写:“我知道是你。”

  我们聊QQ,没日没夜,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谈吐儒雅,懂事礼貌。

  他说:“好久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你……结婚了吧?”

  “怎么可能,我还在上学,才大一。”我连忙解释。

  “我离开后回过一次老家,在家待了一周,可是始终没有看见你……我只看见了草垛。”杨钰不紧不慢说。

  我心里一抽,顿时明白了,所以他其实是知道当年的草垛后面老是躲着一个等他的大活人。

  “哈哈哈……”我打出这些字来掩饰当年的事迹造成的尴尬与窘迫。

  “对了,你现在还是那么喜欢看《情深深雨蒙蒙》吗?”杨钰转换了话题。

  “啊?什么?哦……对啊……一直很喜欢。”我兴奋地语无伦次。他居然知道我的爱好,我感觉像是那么多年的暗恋终于在最暗的角落里开出一朵花来,芬芳四溢,令人欣喜若狂。

  那天我恍然大悟,他其实一直都知道,知道这一场默默无闻的暗恋,他做过回应:

  毕业那年,我们身上只有可怜巴巴的几毛钱或者几块钱,买张贺卡需要一毛钱,杨钰买两盒,一盒是《还珠格格》,他将那一盒拆开,在每张卡片上写了祝福语,送给了其他同学。可唯独将另一整盒《情深深雨蒙蒙》的卡片全都送给了我。

  记忆泛滥成灾,措手不及。

  04

  大二那年我听到一消息: 杨钰结婚了。

  我以为我会难过得要死,可事实是我没有。我还是高估了他在我心里的位置,那么多年,他藏在我心脏的某个角落,我以为他无可取代,后来才发现我高中恋爱那年,他就被别人从我心里挤了出去,只是我不曾发觉而已。

  我大一下学期那年,杨钰曾告诉过我他被催婚了。他说我现在不比你们上学的了,不念书的孩子就得早早结婚。

  所以他早早地结婚了,对象是相亲认识的。我一直没想明白被那么多人暗恋的他最终竟也没能逃得过相亲的命运。

  大三那年我听到一消息:杨钰离婚了。

  早早结婚的他又早早地离了婚,我真是难过得要死。

  闪婚又闪离,我不懂他经历了什么,我也不敢去向他一探究竟。毕竟,不光彩的事情没人愿意提。而我唯一能做到的便是不打扰,不闻不问。

  我大学毕业那年的春节,杨钰回老家过年,我们偶然在一家商铺碰到。

  他比当年更帅了,也更成熟更稳重了。我看见他的那瞬间杵在原地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问候。

  “和海琴……是和海琴吧?” 杨钰满脸掩饰不住的震惊与欣喜:“你长得一点都不像了,我差点儿没敢认……”

  “哈哈哈……我们差不多十年没见了,我也差点儿没有认出你……”我笑得像个傻逼。

  我们聊了好久,杨钰一直在叹息,他说结婚是因为家里催得紧,他说离婚是因为另一半出轨,他说相亲的时候只是觉得还不错吧,结了婚才发现他一点点都不了解他的前妻,他说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说他的婚姻真是一败涂地,他说他的人生也是一塌糊涂。

  他说这些事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我说谢谢你的掏心掏肺,我感到很荣幸。

  杨钰沉默一会儿突然说:“当年……我一直以为仙麻草会吃人。”

  “哈哈哈……”我笑得还是像个傻逼。

  仙麻草当然不会吃人,会吃人的是那些年,关于那些年的记忆啊。

  05

  过完年杨钰离开老家回了城里,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离开那天杨钰给我发QQ:“这一趟回来得好值,见了你,也碰见了其他一些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看你们都过得很好,这就够了。我离婚那年,一切美好和浪漫都被击得粉碎,我以为我再也没脸没勇气见你们任何一个人,可是那天聊过之后,我才发现是我想多了,谢谢你们在我无论多么落魄的时候都不嫌弃我。

  对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对会去摸仙麻草,不管它会不会吃人,我都会义无反顾。”

  这世上哪有如果。

  这世界,时光永远不会倒流。

  EN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