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无聊的人做无聊的事——纯粹的扯淡 美文标题

无聊的人做无聊的事——纯粹的扯淡

时间:2016-08-30 08:4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他酷 阅读: 发表评论

  最近本不想再写什么评论、感想、杂谈之类的文章。但最近,媒体之火暴让我心情为之振奋。看了,认为有必要再写一写的了。

  近几天的媒体也真够忙的了,忙的什么事情都顾不上了。整天的围绕着王宝强和马蓉,以及宋喆与杨慧转来转去。刚一开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中国就只剩下这四个人了。闲暇之余,急不可待的打开网页。快速的浏览着,才知道原来是婚变这么一档子事。好像是开始宝强逮住了马蓉和宋喆,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再后来是马蓉又提供了宝强出轨的证据,再后来是媒体为暴光了宋喆的手机号码违不违法,紧接着是要杨慧又提出了分手的要求。这么多的花边新闻,这么多的桃色事件,真把媒体忙的不亦乐乎。紧跟着是网络上的各个文学群,也大肆的展开讨论。文学网站也紧步后尘,开展征文声讨这个那个的。不得了,其声势大大超过了南海风云,也掩盖了其它的热点。你一言我一语的,媒体的,民间的。津津乐道,不厌其烦。描述的绘声绘色,传播的声情并茂,声讨的群情激愤,谩骂的震耳欲聋。

  我并不想就王宝强和马蓉,以及宋喆和杨慧的事情加以评论,也不想给人家的家事下个结论。更不想在他们这些无聊的事情上,说出我个人的观点。我只是奇怪怎么我们的众人,如此对这样的事情感兴趣呢?不但感兴趣,而且兴趣之浓厚,远远超过了任何的事情。

  首先说媒体,拿着纳税人的钱,却大张旗鼓的宣扬这事也不觉得脸红吗?这不是什么保家卫国的大事,也不是什么浴血疆场的壮观。更关系不到国计民生的问题,充其量也就是个家庭的琐事。有这事没有这事都与百姓无关,和百姓的生活无关。离了百姓的生活水平也不会下降,不离百姓的生活水平也不会提高。说句不文雅的话,粗俗点的话,也就是为了保护裆下的利益,也就是为了那一点点财产。总而言之,是家庭茅盾,有必要这么浪费版面吗?

  其次这事也不什么新鲜事,亘古未闻的传奇,自古就有。不信你翻一翻《水浒》,看看有没有呢?不但有,而且还没有多大的差别,极其的相似。武大郎也是老板,你别管人家是大老板,还是小老板,反正人家是老板。也让潘金莲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否则她就没有闲心去应付西门庆了。整天的因正事——为生计奔波还忙碌不过来呢!他有心思想别的吗?饱暖生闲事,古言有之。你只听说过杨家将征战招亲,没有听说过他们嫖妓,拈花的吧。因为他们整天的都在奔波,都在为国家的安危,民族的稳定奔波。没有那过剩的和富裕的情感去浪费,去挥霍。去享受花前月下的浪漫,去锦鸾帐中体会那醉人的温柔。因为他们必须得时时刻刻的,一肩担着边关的稳固,一肩担着后方的安危,还得时刻想方设法的保全自己的性命。当然这是题外话了,回头再说武大郞吧。一、自己的勤劳和委曲求全,养就了潘金莲的性格。二、一个连自己的尊严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你想让一个绝色丽人为你倾心,有可能吗?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吧。所以我们是该为武大叫冤呢,还是应该为潘氏鸣屈呢?反正我是不清楚,大概有清楚的人。所以我还是不发表意见的好,让有高见的人来说和下一个结论吧,最好是给媒体吧。你没有听见前几天疯传的的一句话吗‘如果一个瞎子打着灯笼,明知道自己看不见,也不是为了给他人照路,更不是为了让别人看见自己,就是为了起哄,为了追赶时尚,那这个人一定是专家了。’所以我想,这样的事情的结论还是应该由这样的专家来下好了,反正我是没有这胆量的。其原因是一、我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二、人家家庭内部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三、我也就是看了看施耐庵写的书,才知道个大概。

  再次说回来,关心这事也就是一些唯恐天下无事的人,因为自己无事可做,所以也就认为其它的人都无事可做。无非就是做一些这样的事来闪耀一下别人的眼球,抑或就是被这样的事情牢牢的吸引过去注意力,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制造和关注这样的事情上去了。尹相杰吸毒了,肯定要严惩的。李金斗嫖娼了,也要严惩的。毕福剑辱骂开国领袖,严惩是没有疑问的。但一个离婚的问题,弄得这样的沸沸扬扬的有必要吗?一个偷情的问题搞的这么兴师动众的有必要吗?噢,可能他们都是名人的原因。但名人的婚姻就不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结合在一起了吗?名人的偷情就是真正的应了古人的《天仙配》了吗?还是和外星人呢?如果真是这样子的大笔一挥,好好的展示一下编辑和记者的才华也未尝不可的。再者即使是名人,结婚了,也不注定谁就属于谁吧?还是各自有各自独立的人权吧?各自有各自的自由吧?人家有追求幸福和浪漫的权力吧?由此观之,任何人的行为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了,正常的很呢。只所以当事人闹地轰轰烈烈的,只不过是为了那一点点家私罢了。一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意思都没有。所以别人还是少操心的好,因为这事说白了,轮不着别人操心。再说明白一点,就是关你鸟事哪?

  人云亦云不好,人跑亦跑更不好。什么事先搞清个原因,再搞清个目的,最后分析一下行为的价值,再去围观,再去议论,再去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前几天,我目睹了发生的两件事。一是原配当街打小三,引起了众人的围观。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一条马路围的水泄不通。男男女女的,老老少少的,都看得津津有味。一个个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耳朵竖的直直的,那专注的神态真可谓到家了。其间有一年轻的女的,即可以说时尚,也可以说娇艳,也在有滋有味的观看。看的满脸的喜色,没有一点的同情和怜悯。偶尔听见旁边的人指着这个女的说:“这个人也是小三,前几天让人家打了”。唉,可怜哪,同病相怜的仁慈都没有了。可见在看其他人的热闹的时候,人们心情是何等的冷漠了。这个指责的声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又响起来了,一个指着旁边的一个年龄稍大点的女的,这个人的男的也养小三,而且前两天两口子也吵架了。噢,这时我无语了,赶紧的逃离了人群。我到不是因为这样的问题才走的,而是想关心这样的事情有价值呢?又不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回家赶紧的把我自己家里的事情办好了,才是正事。人家的家庭破裂,是与否于我大概是无关的。人家的感情问题,也大概于我无关。我也解决不了,也帮不上忙,所以还是少掺和的好。我还是回家吧,谁让我没有本事呢?挣钱挣的少呢?还是回家算计我的柴米油盐酱和醋去吧。我在这儿开心了,我一天不去劳动,不去拼搏,我家的生活就没有着落,那才是我最大的悲哀。

  还有就是比上面的事情稍靠后几天的事情。一个大男人坐在马路上,悲痛欲绝,声泪俱下,其状甚是可怜。细问之,原来是这个人的老婆跟着别人跑了,而且把家里财产洗劫一空。这样看来这个男人是挺可怜的,自己的积蓄,让人一下子全卷走了,今后怎么生活呢?当然这件事情的场面并不比上一个事件差,也频为壮观的,人山人海的。一个看的男人,也在遭受着他人的指指点点的。并且议论说这个男人的老婆,也跟着别人跑了,而且还生了个孩子,后来又回来了,两个人还在一起生活呢,也有脸在这儿看这事?也不觉得害臊哇。究其原因是为什么呢?原来是两个人都好赌,互相不能忍受了,才把女的给气跑了。哎呀!都好赌应该是有共同爱好的呀,怎么也跟着别人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了。噢!闲的,一定是闲的。闲的心发慌才赌的,闲的心发慌才跑了,看起来是怪不得别人的了。

  唉,人吧,就是这么经不起推敲的。细想想,有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谁也不是谁的谁”。对呀,谁是谁的谁呢?你有你的自由,我有我的权利。你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你。别听一些小年轻的在花前月下的喃喃细语:“你是我的专有,我是你的特供”。但后来差不多所有说过这句话的人,都为这句话买了单。由此观之,武大错了吗?没有,谁不想娶个漂亮的媳妇呢。细想一下,潘氏错了吗?也没有,谁不想追求幸福呢。谁错了,自己错了。武大如果早认识到是自己错了,也不至于引来杀身之祸的。因为武大只是花钱买了个人家的身体,当时掏钱的时候见人家花容月貌的,才动的心。可惜的是自己动了心,而忽略了对方的心了。潘氏呢如果早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不可能让武二一刀毙命的。只因为潘氏太浪漫了!当然浪漫不是罪过,但是浪漫如果到了拿他人的生命做代价,那就是天理不容了。

  人家的事,就是人家的事。于国无关,于百姓无关的事,以后少说给我听。我没有你那样的闲情去,关心那些无聊的东西。我只想管好我自己,管好我自己的人,我自己的家。当然了,国家培养了我,我关心国家关心天下百姓的事情是顺理成章的,也是无可非议的。如果那一天,我也对这些鸟事感兴趣了?那我也就真的成了一个无聊的人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