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父亲的伞 美文标题

父亲的伞

时间:2018-04-13 09:24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周爱君 阅读: 发表评论

  小时候,家里墙面上有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我们都非常喜欢这幅画,因为家里有一把和主席手中一模一样的油纸伞,是父亲从青岛调来长春时带来的,伞柄、伞撑还很坚挺,打开伞,油纸伞面已经破了好几个洞,虽然已经很残旧了,但是家里人还在使用着。
 
  那个时候,各家的人口都很多,生活都不富裕,每户人家里并不能做到每人一把伞,下雨的时候,除非是下大雨,大多是不打伞的。我家六口人,只有两把伞,一把破旧的油纸伞,一把姜黄色的八成新的油布伞。下雨时,我们四个孩子都想用上一把伞,母亲总是让父亲带上油布伞,当时父亲已经是单位的中层干部了,母亲认为应该体面点,可是,父亲却总是趁母亲不注意,偷偷地把油布伞塞给我用,惹得三个弟弟羡慕嫉妒恨。我呢,眉毛上扬着、喜滋滋地撑着伞走进校门。
 
  七十年代初,随着知识青年下乡的队伍,我来到了农村,在农村五年,父亲每年都去看我。记得第一次去看我,天下着小雨,父亲背着一个大旅行袋,换乘了两次车,到了公社(就是现在的乡镇),打听六合大队怎么走,顺着别人的指点,走了七、八里地来到了大队,又听说我所在的六小队还得走六、七里地,如果从公社直接去我们队,只有四里地。父亲后来想起来这事,还是直摇头,埋怨着自己。大队的人看父亲走的又累又渴,身上也被雨浇透了,就挽留父亲吃了饭再走,父亲执意推辞。我知道,父亲就想尽快地见到女儿。队长被父亲感动了,还派了一辆马车将父亲送到了我们集体户。集体户同学一边吃着父亲带来的好吃的,一边听父亲轻轻松松、有说有笑地讲着一路的经历,大家都笑了,我,心里装满了泪水。临走,父亲把手里的伞坚持着留给了我。
 
  回城后,我工作地点离家远,每天乘坐公共汽车上班,那时,公交车很少,等上个把小时是常事,又没有出租车,只能等等等。有一次,下班时正赶上下大雨,用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终点,一下车,看见父亲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还拿着一把伞,我激动地喊了声“爸爸”,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那一刻,只觉得,好幸福!心里的感激已经被父亲的爱满满地包围了。以后,只要是下班时赶上下雨,我下车时准能看到父亲拿着伞在等着我。我心疼地让父亲不用每次下雨都来,可父亲笑了笑,依旧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后来,父亲为我买了一把新伞,让我放在办公室里,以备不时之需。
 
  父亲退休后,参加老干部旅游团去旅游。有一年,快到我生日了,父亲正好在南方旅游,别人都是往回带好吃的、好穿的,父亲却是四处打听哪里有卖折叠伞的。那一年,市面上刚刚有了折叠伞,用的人还很少,父亲走了好几个地方,终于,为我买回了一把“天堂”牌子的小碎花的折叠伞。那是我多少年来收到的最好、最心仪的礼物。我每天都带着这把精致漂亮而又轻便的折叠伞,晴天当遮阳伞,雨天当雨伞,一伞多用,还真是风光得意了好一阵呢。
 
  父亲离开我们很久了,父亲的伞给了我永不磨灭的记忆,每每想起,时时刻刻会让我感到亲切、温暖。
 
  现在,我家里有好几把伞,有长柄的、有短把的、有带花的、有素色的、有折叠的。也许是小时候关于伞的记忆太深刻的缘故吧,收藏伞,已经成了我多年的习惯,无论是进商场,还是出门在外,只要遇到卖伞的,必定停下脚步,即使不买,也要看一看,摸一摸。
 
  最让我怀念的,还是父亲的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