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拔兔儿草 美文标题

拔兔儿草

时间:2017-07-02 21:0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尚全旺 阅读: 发表评论

  说起拔兔草,是六、七十年代的丰镇孩子们都干过的又一副业。当时,县里有个外贸公司很出名,常年收购活兔子加工出口,听说大都卖给了日本人。我们倒是不管它最终出口那里,反正咱们吃不上,只要它不断收购,就能换回油盐酱醋,也能交得起一块半的学费——顺便说明一下,那时还不是十年义务教育,唉——真的只收一块半……

  我得赶紧拔兔儿草卖钱去——

  我们家喂了十几只兔子,这可得些草来喂养的。兔子吃的草,既要鲜嫩又不能带露水~不嫩兔子不爱吃,带露水容易拉稀。由其是那两只最金贵的优良品种“青紫蓝”和“黑油坛”,那都是住单间儿,吃“小祸饭”的主儿~新盖的兔圈,青砖铺地,铁网门窗,是专为这两只宝贝盖的。这两只种兔是我们卖了好几只兔子的钱咬牙才买回来的,据说一只能长到十几斤。

  那黑油坛长得个儿大体壮,皮毛油黑水亮。就像现在的獭兔。那青紫蓝也是身高体长,青灰色的兔毛,活嘟噜的灰褐色眼睛,两只大耳朵就像小毛驴儿的一样大而直愣。我放学回来后一丟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去喂心爱的兔子们。

  那时,再热的天气,中午我们也得去拔兔草,有时上山,有时也到地畔埂棱边拔。得看时间长短,决定走远还是就近,当然,越远处越才有好草。

  另外,拔兔草也得分季节,去不同的地域,拔不同的草才行。正所谓“春挑芽,夏割草,秋揪草穗儿喂得好……”春天刚刚暖和,就只能到阳坡弯儿、小河边儿、园子地埂,用挑菜铲铲挖嫩芽和草跟儿。多以叶儿夷、菇菇英、苦菜等最好,不够了,筹上点儿狗舌头叶、蚊蚊草、水贝子等……

  夏天草木茂盛,而且也长高了,能用镰刀大把大把地割草了,多以割剑叶青草为主。

  秋天就找嫩一点的草穗,草芯割着喂兔子最长膘。

  放学后一进家门,首先揭开锅和笼屉搜寻一番,看有没有祸巴子、洞洞、菜团子等……能吃的,有,抓起来就冷吃了。 七月的中午,阳泼赛得像火炉,但我照样挎起筐子別着镰刀,手拿一本语文课本,边割草,边背课文,一路上是手不离书的读着。割草时从裤带上抽出镰刀,就便儿把卷紧的课本再往上一别,而后,就割草就默背,实在想不起来了,就再抽出书来看一眼,然后再别回裤带上。这样虽然繁琐,但,一是在活动中不容易把书丢不了,二是由于费劲反而记得更牢……一大筐子草快割满时,课文也就背得差不多了。只是口干舌燥,脑门儿上的汗,出了晒干,晒干又出了,头发畔子都结了白黄的汗渍。不是不懂得带口水,而是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回事。那时,连玻璃瓶子都是缺乏的,只有倒油,打醋还都是当“家具”来使用的,所以也没办法带水。受些饥渴是很平常的,从小就习惯了…

  回家后就该上学了,我把割回来的兔草放在了凉阴地儿,又捡好草抓了两把,去喂我的青紫蓝和黑油坛,并随手散了一大把喂那些一般家兔儿。然后一抓书包,撒腿就跑……紧赶着跑到学校,还是已经上课了。教室里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校园里空荡荡地,只有操场上有一个班在上体育课。我已经是好几次迟到,被老师一再地批评:“你为了拔兔草而迟到,是搞资本主义尾巴,应该批判的”,为此,我写过好几次检查。现在,我感到很羞愧!一再被老师批评,脸上实在是挂不住,更不敢抬头看全班被我打扰了上课的同学们……我在教室前后掳墙跟儿徘徊了两圈儿……

  下午一放学,我还得割草去,这回是割马吃的草,晚上要卖给车马大店里住店拉炭的马车作饲草的。

  已经是掌灯时分,我背着一大捆青草走进了店大门。店里围墙四周都是牛马棚,其余的空场地是停放一排排大车的。超大的火房也就是大客房,一条超长的通头大土炕,两端两座大灶台。大炕上足足能睡四五十号人。每辆车自带行李卷儿,住店、打间(只午休喂马)时行李卷儿一往大炕上扔,打开就睡,人挨人铺挨铺,一条大炕睡一大片人…

  我进火房一喊,就有好几位要买草的车倌儿跳下地围了上来。今天住店的车多,草好卖,每斤要价一分二,都没用还价的。我今天也回来的晚了,割了三十斤青草,卖了三毛六分钱~我高兴极了,一出店门就跳起来高呼:

  “我有钱了——!”

  我把挽作一团的绳子往半空中一抛,再跑着接住,一路蹦蹦跳跳地……

  过了几个月,我的青紫蓝终于要下小兔兔了,真是天大的喜事!只要下了第一窝,以后繁殖是很快的,俗话说:“兔子不多,一月一窝……”少则一肚下六七个,多得能下十几个……过去的家兔都是自己打洞,在洞里下崽子,到了满月,大兔子就带着兔宝宝门出窝了。但青紫蓝太金贵,我得在兔舍内用砖头给她又盖了一间小产房,还垫了软柴草,还有母兔自己垫的临产所脱落的兔毛……

  眼看着八只毛绒可爱的兔宝宝们一天天地长大了,我心里美不滋地…我得留两只长的最大的自己养。其余六只,可以按种兔卖个好价钱。小兔兔满月出窝后,我用铁笼子带着六只兔宝宝,又用另一只大笼子把大母兔也带着,为了让人们看到这么大的母兔后,更看好兔宝宝们。

  原来要卖点儿农贸产品,都只能到西阁儿的马路边叫卖。我把大青紫蓝放在旁边,小兔子放在靠前面叫卖着。不过,叫卖时可得注意,前几天就因为卖兔子发生过一场重大的反革命事件——

  是一位下来卖兔子的农民,担着两笼兔子,来到大街上叫卖。可能是为了唬“四管会的人”(城管的前身)只见他戴着红袖标,尽量挺直了腰干地吆喝道:

  “买兔子来——青紫蓝,黑油坛!”,“瞧一瞧,看一看——我的黑油坛万寿无疆!青紫蓝身体健康…看一看,瞧一瞧——我的黑油坛万寿无疆!青紫蓝身体健康……”

  当他正得意自己会用口号来卖兔子时,突然闯来四五名都戴着红袖标的“群众专政指挥部”的人员,一把将他擒住,扯掉了他的袖章,抢走了他的兔担子大呵道:

  “好大的狗胆子,竟敢侮辱伟大的领袖!?”

  四五个人,三几下就把他五花大绑地捆起来押走了——连同他俸为至宝的“万寿无疆与身体健康”……

  后来听人说,那人还是名基干民兵 ,结果还偷着跑进城“搞资本主义尾巴”,在专政指挥部里被打得什么都招供了……

  真的是没文化,太可怕!我才不会像他那样呢!正想着“四管会的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卖东西的人们如惊弓之鸟一哄而散了……

  直到晚上,我虽然没被逮住,但,连一只小兔子也没卖掉,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挑着我的大小兔子往回了走……我不知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感觉到饿得慌,但我有什么资格吃饭呢?

  那时候的孩子们,把自己当大人来要求的,除了上学,还必须得干好家务,并且,再干可以赚钱的副业来维持日常生活和自己的学费书钱才行。没能按种兔卖掉的小兔子,就只能养大后卖给外贸了,这是丰镇人都能够从事的又一副业……

  唉!想想过去,就会感到现在的一切都很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船 长 下一篇:三 哥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