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忽视 美文标题

忽视

时间:2016-08-16 22:2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消摇 阅读: 发表评论

  忽视

  因天气炎热,昨日在阳台某种不知名植物长出的藤蔓下乘凉。它不是我种的,是一次我出外旅行归来后突然出现的。

  我对它抱着怀疑甚至于有些歧视,一株并不漂亮也无清香气息的植物,在我阳台一众精心侍弄花草对比下更显黯淡。一个残酷的想法跳了出来——把它拔了!

  几乎是没有停顿的,我的手伸了出去,抓住了它。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把它连根拔起。忽然客厅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人,我问她有什么事。

  她说:“我想在毕业前完成清单上的最后一件事。”“哦?”我对这位陌生学生打电话给一位陌生人这件事作出回应,虽然只有一个字,哦,对了,还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她继续说了下去:“最后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陌生人并和她交换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哲理。”我并不意外,之前也接到过类似的电话。“那么你先说吧。”

  “好,”她开始讲述,“每个班级里都会有被大家视为最弱者的人,有些人会同情,有些人会帮助,还有一些人却是恶劣至极!”“他们会欺负那个人吧,言语侮辱然后和更多人一起排挤他最后动用暴力。”“是的。”我能听出她这句肯定是带着颤抖的。

  “那个人是你,从前的你。”也许是被惊讶于我的直白又或者是伤口被揭开终究有些疼痛,她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那是以前的我,当时我很害怕有时候觉得自己要是直接结束了生命该多好。后来我想明白了,错的是他们为什么我要害怕!于是我抵抗,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更好,终于摆脱了这种局面。”

  “后来呢,你们班级里最弱的人还存在吗?”

  “不,没有了,她已经死了活着的是我!”“很好,所以总结一下,你的人生哲理就是:面对恶意你只能自己去战胜。”“那么,轮到你了。”她说

  我顿了顿然后说:“和你讲的事情有一些联系,不过说的是关于施暴者。”

  喉咙一阵痒意我咳嗽了几声,接着说:“有些人去伤害比自己弱的人有时理由是很牵强的,例如什么他多看了我几眼,我认为他在骂我。有人是因为一种从众心理害怕自己如果不跟着一起施暴就会成为下一个。”

  我拿起布擦了擦桌子,“而有的人是看到比自己弱小的人就忍不住想要去伤害,从某种角度来说时因为对自己不自信,才会用这种方式提高自信。”

  想了想继续说:“第四种人则是单纯享受凌辱他人的快意,这是病态的。”

  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最后一种人十分高傲,一切都不看在眼里所以在某一群体内最弱的人就会被他漠视,常见行为是装作看不到他听不到他说话。直接抹杀其存在价值,注意这是非常可怕的,比打骂还要可怖。这样做会让被施暴者认为没有活着的理由,等于间接杀死他。”

  “说了这么多我该喝杯水了。”我用有些哑的声音说到。“没事,你快去喝吧。”走到厨房才想起方才水杯拿到阳台去了,拿了水杯才想起那不知名的草。算了,过会再说。

  “不好意思,刚才想起有株不知道名字的草要拔掉,所以耽误了会。”“会伤害到原来的植物吗?”她问“不会,它在一个空花盆里。”“你拔掉了?”她的声音忽然变大了。“还没有呢,怎么了?”说到这,我忽然明白了什么,陷入了沉思。似乎过了很久,她问道:“喂,你还在吗,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我觉得我做错了一件事。”“是指那株草吧。”她慢慢的说。“是的。我就像刚才自己说的最后一类人,对于人我从未这样,它是植物但我也不该这样,我在它面前是如此高傲的决定它的生死。这对我来说是个警告。”“你能意识到这点并承认我认为你依旧是好人。”“好人吗,没让你看见一个坏人我很高兴。”

  我们交换了聊天软件的号码,便于日后交谈。

  挂掉电话走到阳台,我想我需要向它道歉。走近、俯身、低头、轻抚它刚长出来的嫩叶,其实看着挺顺眼的,我对自己说。

  “对不起,我为我高傲的否定你存在的意义道歉。”一阵风吹过,正好让风做见证人,把这消息带给你的朋友。

  “黄昏了,也许我该给你浇水。”看着龟裂的泥土,略微发黄的叶片说道。

  就这样,昨日坐在你藤蔓荫蔽下的我,看着被清风缓缓拂过的你宛若挂在我阳台上的一条青绿的河流,还挂着几滴雨后的水珠,情不自禁的抚摸你的叶片。

  就这样我们定格成了一片叶子,生命树上最盛的叶子。我在你的怀抱中闻到了雨后植物特有的味道,淡雅素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