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年关话年味(一) 美文标题

年关话年味(一)

时间:2019-01-28 12:40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何彬 阅读: 发表评论

  过年,讲的就是“年味”。有没有年味,主要看“跟年集”的势头。
 
  腊月十五开始,人们开始上街买年货,要准备小年到春节吃的穿的用的物资,家家户户,无一例外。
年关话年味
  集镇上开始热闹起来,这种热闹一直要持续到除夕下午。在这半个月时间里,是男人们最“男人”的时刻,“跟年集”是“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一年到头啦,就慷慨些,就奢侈些,就舍得花点钱,把旧的换成新的,把夙愿变成现实,让女人们插花戴银,让男人们冠冕堂皇,让孩子们新衣新帽,穿成小少爷小公主,吃香的,喝辣的,该讲究的讲究一哈,该享受的享受一回。于是乎,集镇上跟年集的人便如潮水汹涌,似浪涛升腾,穿红挂绿的女人们结队而来,活蹦乱跳的孩子蜂拥而至,淳朴善良的男人们行色匆匆,眼珠子盯着那些卖葱的,卖蒜的,卖针的,卖线的,卖米的,卖面的,卖白菜的,卖肉的,卖灯笼的,卖醋的……遇到心怡的商品就纳入囊中,忙的不可开交。
 
  通往集镇的大道上车水马龙,小路上,人流串珠,妇女们嘻嘻哈哈,孩子们叽叽喳喳,老人们乐乐呵呵,憧憬着今日跟集是否能圆梦夙愿。
 
  大街上,做生意的帐篷搭起来了,卖肉的架子撑起来了,大红灯笼挂起来了,火红火红的一街两行,卖画张的红红绿绿,挂满墙壁,卖对联的挂的一行一行,简直是红色的海洋,各种美食惹人垂涎,醪糟煮甑糕,荞面饸络,烧腊肉调面皮,老远就闻到香味,大人小孩都不住的吞咽口水。开店铺的盛装迎客,摆地摊的琳琅满目,平时见都没见过的,什么都有,既可饱眼福,又可足物欲,加之乡音浓郁的叫卖声:“哎谁要簸箕呢?”,“哎谁要岐山锅盔呢?”“哎谁要祭灶的干粮呢?”“红萝卜贱卖咧,哎来下,看一哈”还有那卖大壶油茶的老头,背着直径约一米的大茶壶,吆喝一声“倒——油茶——哎”,后音往上一勾,韵味十足,半条街都能听到……
 
  那个热闹啊,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早些年,那凤翔来的白蒸馍,白的像婴儿的肤色,吃起来喷香喷香的,可以用手撕着吃,一层一层的,薄的像蝉翼,透亮透亮的,很劲道。岐山来的干粮馍,外酥内嫩,香甜可口,形状像矮胖的葫芦,还有狗舌头馍,五香锅盔馍。还有那那凤翔来的龙骨灯,纱灯,鸡娃灯,狗娃灯,西瓜灯,东府来的火罐灯,一吹一吸的“卜灯”,还有天老鼠,地老鼠,还有鸭子吧蛋的坠地花,冲天而起的穿草花……说也说不清的名目,道也道不完的商品。
 
  如今年味淡了,主要是人们心里“年”的概念淡了,平时天天像过年,吃的好,穿的好,欲望早已满足,心劲自然不足。再者,如今,交通方便,来镇上买东西,不需要原先的“跟集跑山,迟早一天”了,一半个小时就完事,不会像先前熙熙攘攘,拥拥挤挤,经天不散,流连忘返。
 
  可话又说回来,只要心底有“年”,不在乎外在表现。现在“年”来了,让我们兴奋起来吧,去体会一回“年”的韵律吧!
 
  文/何彬
 
  何彬笔名太白仙翁陕西宝鸡人中学退休教师自幼酷爱文学偶尔笔耕有些许散文诗歌发表于散文网中国散文研究中心中国诗歌网岐山作家眉县作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夜色里的银杏树 下一篇:未雪成殇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