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爱情美文 > 佛说爱情(5篇)_精选阅读 美文标题

佛说爱情(5篇)_精选阅读

时间:2020-05-29 09:1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聚梦文学网 阅读:

佛说爱情(5篇):

  【篇1:佛说感情】

  佛说感情!佛说前世!佛说缘分

  一、前缘

  我在佛前沉睡了千年,直到有一天遇到你,我落下一颗忧郁的泪。佛说:我因无爱而成佛,你贪恋凡尘,如何成佛,我忏悔。佛说:忏悔无用。你有未了的前缘,去吧,去续你的姻缘,我等你回来。为此,我在菩提树下求了五百年。你说:自你在佛前求与我相遇的那一刻起,我整整失眠了五百年;我问:冥冥之中,你是否是我为缘而几经轮回的那个人你说:是的,五百年前的那一天,你无意中经过了有我的路,我一向等你,来实现这场擦肩而过的缘。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我苦苦哀求佛祖,让我们再结一段尘缘,相恋相伴走过月月年年。佛说:除非海枯石烂、沧海变桑田。于是我求佛祖,来世把我变成一只填海的燕,历尽千辛直到把大海填满,换你我的今生缘。所以佛安排了今生的相见,让我与你尽这一段未了的前缘。

佛说感情

  缘尽,则曲终人散。所以,如果你遇到我,请必须不要走开,因为我怕来生,再无缘与你相见……

  二、前世

  人若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们的前生曾会是什么佛说:万物于镜中空相,终诸相无相。也许,你的前世是一枝深山里的海棠,在逢秋夜半,被卷入姑苏城外的客船。远风吹灭了沾霜的渔火,却吹不尽弯月沉没的忧伤。也许,我的前世就是忘忧河上撑篙的船夫,孤舟、蓑衣、斗笠,在红尘中摆渡。拾一抹花瓣,从此潇湘谢却,钟声不继……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缕彤云的影,在昏黄天际,划过苍凉的露的烟痕,魄散时回归佛温柔的水心,倾听来自神明悲悯的声音。也许,我的前世是一滴晶莹的泪,由寒山寺的佛眼,坠落万丈繁华。在漫天飞舞的季节,凝成枯碎花瓣上相思的露,却唤不醒沉睡的精灵,只好在清晨中悄然化去。

  你若是山野柔柔的清风,我必是因你而复苏的小草。你若是天上悠游的云朵,我必是云朵里酝酿的雨珠。你若是田间清澈的溪流,我必是溪流中畅游的鱼儿。极至你是万物的化身,我也依然将你紧紧拥抱,只因有你有我,今生相随!佛说:前世,你是我亲手种下的一株晚莲,别的莲都开了,只有你,直到枯萎,也没能把你清丽的容颜展此刻我眼前。我说:前生,你在我的眼睛里;今生,你在我的牵挂里;来生,你在我的血肉里。

  三、约定

  当你我邂逅,碰触了彼此的双眸,我在遥想,你我以前如何许下前生的约定是否也是一个午后,没有雪的冬日,在那绚烂的烟火中,我们为彼此许过愿是否也有一份这样的温馨和激情,我是否也被你动情的歌声感动你是否也闪着这样坚定的眼神,坚定得容不下我的软弱心是否也曾因某次悲哀才靠近,靠近了……平时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我问佛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佛祖无言,佛祖心如止水;佛祖,你有感情吗佛祖笑吟吟地,无比慈祥,那笑容如同容纳百川的海水,深不见底。可我有,但我从不轻易对谁许下诺言,为这份执着让心在寂寞中隐隐作痛。长相伴,雅韵悠然。冰弦纤指,心意暗牵。绫香楼,携手双仙。最爱窗外,秋水长天。盼十年渡,百年枕,千年缘.然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梁祝化蝶早已不知所踪,以前的共舞化作风中瑟瑟的相拥;那华丽浪漫的感情之舟也早已沉睡于冰冷的北大西洋底。我羡慕他们,因为生死相守才是人间永远的幸福。俗世中多少有始无终的感情,让人很久、很久都无法释怀今生的一次邂逅,定然孕育前世太多甜蜜或痛苦的回忆;一千一万种思绪,一点一滴都有你。即使此时你对我并无爱意,我又如何能不心存感激

  比翼飞燕,并蒂青莲。寄苍生,且乐怡然。应谢月老,红线得牵。促前生情,来生意,此生缘。

  四、缘是什么;佛说: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了眼光交会的刹那。

  诗写婵娟,词谱秋莲。喜榕树,书香氤然。香梅品尽,两处情牵。谢诗为证,曲为媒,词为缘。隐隐青竹,脉脉红莲。深深院,绮韵盈然。花前携手,秋波相牵。道眼中情,情中语,语中缘。你说:缘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我说:缘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你说:缘是纵然两情相悦,仍难逃宿命之劫。我说: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晨钟暮鼓,日走云迁。怕依窗、独对钩弦。去也兰舟,远也红楼,怯深寒,罗袖轻裘。花开梦里,月隐山中。华年逝水,逐浪萍踪。若流光影,太无定,太匆匆。驼说:缘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窗前点滴到天明。缘是无尽的思念。而我,傲立于沙漠中静静的看着它缘起缘灭。佛说: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

  五、今生

  我倚着海市蜃楼,吐呐着千年的风。我看见,在心的横切面上,长睡着一朵莲花。佛说:你要静静等待,等待花开的时刻,等待风拂过花萼,以唤醒前世种下的梦。我于是虔诚地祈祷,愿你,能盛开最温柔的饱含沧桑的回眸一笑。我走过小路,路旁的一朵不知名的野花令我不禁驻足凝视,难道是因为前生无意抛下的一粒花籽,才有这今生的道旁相见但花儿只是静静的绽放,仿佛这就是它生命的全部。我走过大山,那巍峨的山峰令我熟悉莫名,难道这就是我前生的故居,所以才有这今生的魂牵梦萦但大山依然如千年前般的沉静,仿佛在说世事不外如是,一切皆空,不是风动而是心动!

  我走过海洋,汹涌的洋面令我又是兴奋又是亲切,难道这就是我前生荡辑浮舟的家园,所以才有这今生的故园难舍而海洋却露出了难得的平静的面孔,不起一丝漩旎,如镜面一般,仿佛在说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必总让它留在心上呢我最后跋山涉水,从网络里,出此刻你的面前,我走近你,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让我是那样的心动,难道在前生我就已为你心田深陷,不能自抑,所以才有这今生依旧的情绪

  而你,亦是那样地沉默,我才发现,匆匆挣脱我紧握的手的,哪里有什么回眸,也许是我们的缘分,修的还太浅、太浅!我明白了,或许今生的相遇已是上天的恩赐,或许我们前生的缘分已经注定,今生,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客!凭一颗晶莹的泪,将流不完的伤悲,流不尽的心碎,在人间化成飞灰,又有谁信手拈来谈笑,又有谁会在我的故事里留下他的眼泪佛说:五百年前结缘来,前生注定非今日。我叩首:若非今日是何日我决定上山,用整整一天的时间专心致志的想你,然后下山时候全忘记。于是我看释迦牟尼时想你,看十八罗汉时想你,看千手观音时想你,期望找出让你永远爱我的法宝,而不是最终的离开。脑海里你最初的深情反反复复地证明,你以前给过我这尘世间最温暖的情怀;我叹息。你问我为何总是叹息哦,别怪我的眷顾,别怪我的形影不离,别怪我用千百次守望,换你一个冷冷的轻瞥。你可否细听到我心的顾虑:今生你我仅有五次相遇,若凑不足五百次回眸,来生,我将如何见你佛说:今生种种皆是前生因果。那你我的相遇又是前生怎样的缘分

  六、惜缘

  在晨钟暮鼓中初雪飘落,初雪消融,世间万物大约都是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吧。我说:我想忘记。佛说:忘记并不等于从未存在,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而不是刻意;不如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经云:众生无我,苦乐随缘,宿因所构,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随缘。一切悲喜都由心生。当你心中有爱恨,你眼中必定是一个翻腾颠倒的世界,平静过后也并非一无所有,其实何为有,何为无只但是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道理虽对,却很难做到.再破碎的心,再陈旧的伤口,人却还是坚持不停的缝缝补补,不肯丢弃。我开始试着将所有的怀疑与怨恨,这一切蒙蔽了完美本质的东西丢弃。这么做很辛苦,无异于放弃整个感情。渐渐地我发现原先只有将这段感情慢慢放下,慢慢置身事外,我才能从中剥离出回忆中你所有的好,而不是用所有的不好来抹杀曾有的欢乐,就算有千般万般的苦痛,毕竟你曾带给我最美丽的情绪。于是那人间绚烂的光彩重新在我面前大放光华,我最后明白,佛说你爱我,至少以前爱过。当你心中有爱,那么光彩就是笑容,当你心中有风景,那么光彩就是美丽,随心所至,光彩来源于一切心中完美,或以前完美的事物,总之让我无法舍弃,所以我心甘情愿地忍受光彩被遮蔽的瞬间黑暗。

  佛问:你忘记了吗我回答说没有,或者说忘了吧,留存完美,忘记悲哀,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嘛,你说的。佛笑得很开心,千百年来佛一向笑得很开心。说人生如梦,是因为人生存在不可知的未来;说梦如人生,是因为有梦才存在生活的欲望。注定的相识,如春季花开的声音,悦耳的清脆。注定的离别,像晨曦的露水,平静的美丽。与其说爱是种缘,不如说是留下幸福记忆的巧合。那巧合,使得傍晚的云端,紫霞闪过。佛说:笑着应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百年前离别的那一天,我们没能留住时间,只好把爱封在心田,期盼来世再相恋。就算世界都忘记了永远,我们的心不变,不管生命轮回多少圈。

  七、来世

  我被雷电锁到了蓬莱仙境,整整过了三千年。佛说:你的爱不在天上在人间,你到俗世中将看的第一眼就是你这份不朽的尘缘——那化解冰雪的容颜。三千年后,我睁开了眼,眼前不再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仍旧是那片蓝天,三千年来我未曾改变,而你或许化成天仙。三千年的痛苦将我推向宇宙的边缘,对你我就从未困倦。这三千年的相思算不算是爱恋?思君忆君不见君,泪涉青衫还断情!真是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问:岸是何?苦海又是何?佛说:百态之世原是苦海,看破红尘方为上岸。我问:若是世人都上了岸,又到何处找苦海?又到何处找岸?佛说:百态之世存百态之人,人即有百态,世也便需百态,又何分苦海与岸,出世入世。人之生来,历百难而成,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即需要百年而树,便需历百态而成百态,喜则喜矣,悲则悲矣,痛则痛矣,乐则乐矣。一味无欲便树不了人,便失去了人的本气。

  纵西风凋碧树,难望天涯尽路。纵举杯邀月,难以当年烟霭纷纷;纵金陵霸气,难成百年好事!大江东去,几曾见黄鹤归来?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好生惆怅!河畔青草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佛说:你记得回来的路,却为何忘了人间的距离。这岸的魂,莫问对岸的魂来自哪里?对岸的魂,莫问这岸的魂渡往何方。去吧,相忘于黎明时分的奈何桥底。无缘何生斯世,无情尽累此生!忆君泪落东流水,岁岁花开知为谁?多情自古空余恨,何必一往情深?何必叫人太认真!不,如果真有来世,我愿即刻化做轻烟随风飘去,将今生的遗憾化为来世的缘;将串串泪珠化做芬芳的雨露,熔化冰封的心扉;留一枚永远的种子,期望来生,重生一片完美的情缘。

  如果还有来生,你依然是我唯一的选取!茫茫的天空下依旧回荡着我们的誓言——来世再见~~~来世再见~~~

  八、让我

  佛说:让我普渡芸芸众生。上帝说:让我大开天堂之门。富裕说:让我们远离贫穷。慈悲说:世界充满爱。佛说:握紧拳头,你的手里是空的;伸开手掌,你拥有全世界。我说:合上手掌,你无需拥有全世界;放了拳头,你能包容一切……天堂乎?网络乎?虚幻、飘渺、无边际,沉浸其中只会变腐化无心。平淡意味永恒,那么我们追求的又是什么——平淡 Www.jvmeng.Com 无味的一生?

  那一夜之间月圆了,那一刻之后云黯了,那一笑之后你消失了,夜来的时候是借了我的心跳的,月来时我忘却了。我呢?佛说:你的魂已在时空间了,披着袈裟念经的和尚,皮囊里裹着有色的欲望。我说:这个世界没有佛,如果有,便是我:披散了蓬乱的头发、斜搭着无扣的衣裳,我站上群峰之颠,擒住白云。

  九、心尘

  佛说:你心里有尘。我拍拍手,抖抖衣服,对着镜子整整衣冠。佛说:心里的尘是抖不掉的。我茫然四顾,一片迷茫。佛说:心里的尘只能用心,才能消除。于是我用力地擦拭。佛说:你错了,尘是擦不掉的。我于是将心剥了下来。佛又说:你又错了,尘本非尘,何来有尘。我领不悟。佛说: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我仍不悟。

  佛说:悟有两种:顿悟和渐悟。顿悟时,那灵性闪烁的一刹那,犹如霹雳惊醒了沉睡的大力神,劈开了混沌。抓住火花的瞬间,才能看见自己内心的那一汪清泉。佛说:你有太多的私心杂念。我低头向地,抬头向佛,躬身自省。佛说:私心杂念是去不掉的。我一头水雾,仍然不能理解。佛说:你的意志不够坚强,心志不能专一,生活没有目标,总是任由时光过尽,最后却一无所成。我观心知问,不禁冷汗满身。我问佛:我该怎样办?佛说:千灯万盏,不如心灯一盏。我之后又问佛:心灯是什么?佛说:心灯在你心中。佛说:快悟了吧!该当头一棒喝!我既是佛,佛既是我!我悟我道。

  十、问佛

  佛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说:不懂,那岂不是正不压邪?佛说:道是修行,魔是心魔。我说:原先佛也会走火入魔。人心贪如蛇吞象,佛心贪如什么呢?佛说:过,我们说下一个。佛说:见到美色,唯恐心受到诱惑、连忙把眼睛挖出来是愚蠢的行为。因为心才是受诱惑的主角,邪恶之心如能斩断,作为配角的眼睛就不会输入邪恶了。驼问:人的一生是痛和苦、贪与欲的交织,那么怎样才能善待生命,获得真正的宁静呢?佛说:如果人不执着世间的一切物质名利,就不会被物质名利所控制;正由于人追求这些感官之物,他们才会变得不快乐……佛最后叹道:一切皆流,无物永驻。凡人就是太在乎自己的感觉、感受,因此才会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佛说:人脸就是一字——苦。我说:没看出来;佛说:眉毛是一横,两眼是两点,鼻子是十字,嘴是口。我说:是人可都生那样啊;佛说:人就是苦今生修来生。我说:佛你也长得是这个样貌啊,上辈子吃了多少苦啊?佛说:再过。我说:为什么我玩游戏老是输呢?佛说:因为你在读佛经。我说:那我要怎样才能赢呢?佛说:自己写佛经。

  十一、问佛

  驼说:情意绵绵之乐,生死茫茫之苦!情也,爱也。情为何物爱在何处!我又不明白了,既是坠入地狱也比什么都来得好受!佛说:皈依我佛吧!跳出红尘外,不在五行中,行僧之旅。驼说:我为爱而活,为相思而绝!本非你所度之人!你放了我吧。佛说:放下红尘之事得人间大道!好淬炼舍利子得正菩提!浑忘世间一切烦恼。风声,雨声,一世的相思。涅磐,顿悟,一世的禅锋。驼说:我自大笑,我自大哭,我自纵酒当歌,我自仆倒街头,我自冷眼看人间一切!看别人成双成对!而我,却在无人之处暗弹相思泪!驼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欢乐趣离别苦,其中更有痴儿女。问世间情为何物,其中又有多少真情相许。怅缘悭无情耳!生与死孰苦孰乐?

  佛说: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着于生灭,心便能寂静不起念,而得到永恒的喜乐。人因企求永远的完美、不死而生出了痛苦。驼问:那么,人为什么会有贪欲的痛苦?佛说:每一滴水都是海。人因有自我,便产生了痛苦!由自我的观点产生了过去、未来,产生了好、坏、顺、逆,人一向活在企盼与欲望中。当小我消失变成无我时,那滴海水即溶入了海洋而得到了自在。驼问:对于真理,人应如何去辨析?对于世说哲理又如何理解呢?佛说:不可因传说而信以为真;不可因经典所载而信以为真;不可因合乎传统而信以为真;不可因合乎逻辑而信以为真;不可因根据哲理而信以为真;不可因权威而信以为真。人藉着自己一生的实践可揭示一切的秘密,而你是自己最好的裁判。驼问:那为何说我们的身心是自己的地狱呢佛说:地狱在哪里?地狱在我们的身心里。我们由于欲望难以满足,而产生贪欲之渴与憎恨不满之火,焚烧我们的身心。期求解脱之道的人,亦务必远离欲望之火。就像背负蒿草的人见到野火须走避一样……驼问:人又如何应对“色由心生”的困惑呢?佛说:见到美色,唯恐心受到诱惑、连忙把眼睛挖出来是愚蠢的行为。因为心才是受诱惑的主角,邪恶之心如能斩断,作为配角的眼睛就不会输入邪恶了。驼问:人的一生是痛和苦

  、贪与欲的交织,那么怎样才能善待生命,获得真正的宁静呢?佛说:如果人不执着世间的一切物质名利,就不会被物质名利所控制;正由于人追求这些感官之物,他们才会变得不快乐……

  佛最后叹道:一切皆流,无物永驻。凡人就是太在乎自己的感觉、感受,因为才会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篇2:佛说感情】

  佛说感情

  一、

  石头问:我究竟该找个我爱的人做我的妻子呢还是该找个爱我的人做我的妻子呢

  佛笑了笑: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在你自己的心底。这些年来,能让你爱得死去活来,能让你感觉得到生活充实,能让你挺起胸不断往前走,是你爱的人呢还是爱你的人呢

  石头也笑了:但是朋友们都劝我找个爱我的女孩做我的妻子

  佛说:真是那样的话,你的一生就将从此注定碌碌无为!你是习惯在追逐感情的过程中不断去完善自己的。你不再去追逐一个自己爱的人,你自我完善的脚步也就停滞下来了。

  石头抢过了佛的话:那我要是追到了我爱的人呢会不会就……

  佛说:因为她是你最爱的人,让她活得幸福和快乐被你视作是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所以,你还会为了她生活得更加幸福和快乐而不断努力。幸福和快乐是没有极限的,所以你的努力也将没有极限,绝不会停止。

  石头说:那我活的岂不是很辛苦

  佛说: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自己辛苦吗

  石头摇了摇头,又笑了。

  二、

  石头问:既然这样,那么是不是要善待一下爱我的人呢

  佛摇了摇头,说:你需要你爱的人善待你吗

  石头苦笑了一下:我想我不需要。

  佛说:说说你的原因。

  石头说:我对感情的要求较为苛求,那就是我不需要那里面夹杂着同情夹杂着怜悯,我要求她是发自内心的爱我,同情怜悯宽容和忍让虽然也是一种爱,尽管也会给人带来某种好处上的幸福,但它却是我深恶痛绝的,如果她对我的爱夹杂着这些,那么我宁愿她不要理睬我,又或者直接拒绝我,在我还来得及退出来的时候,因为感情是只能越陷越深的,绝望远比期望来的实在一些,因为绝望的痛是一刹那的,而期望的痛则是无限期的。

  佛笑了:很好,你已经说出了答案!

  三、

  石头问:为什么我以前爱着一个女孩时,她在我眼中是最美丽的而此刻我爱着一个女孩,我却常常会发现长得比她漂亮的女孩呢

  佛问:你敢肯定你是真的那么爱她,在这世界上你是爱她最深的人吗

  石头毫不犹豫地说:那当然!

  佛说:恭喜。你对她的爱是成熟、理智、真诚而深切的。

  石头有些惊讶:哦

  佛又继续说:她不是这世界最美的,甚至在你那么爱她的时候,你都清楚地明白这个事实。但你还是那么的爱着她,因为你爱的不只是她的青春靓丽,要明白韶华易逝,红颜易老,但你对她的爱恋已经超越了这些表面的东西,也就超越了岁月。你爱的是她整个的人,主要是她的独一无二的内心。

  石头忍不住说:是的,我的确很爱她的清纯善良,疼惜她的孩子气。

  佛笑了笑:时间的任何考验对你的爱恋来说算不得什么。

  四、

  石头问:为什么之后在一齐的时候,两个人反倒没有了以前的那些激情,更多的是一种相互依靠

  佛说:那是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潜移默化中将感情转变为了亲情……

  石头摸了摸脑袋:亲情

  佛继续说:当感情到了必须的程度的时候,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为亲情的,你会逐渐将她看作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这样你就会多了一些宽容和谅解,也只有亲情才是你从诞生伊始上天就安排好的,也是你别无选取的,所以你之后做的,只能是去适应你的亲情,无论你出生多么高贵,你都要不讲任何条件的理解他们,并且对他们负责、对他们好……

  石头想了想,点头说道:亲情的确是这样的。

  佛笑了笑:爱是因为相互欣赏而开始的,因为心动而相恋,因为互相离不开而结婚,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的。

  石头沉默了:原先感情也是一种宿命。

  五、

  石头问:大学的时候我以前遇到过一个女孩,那个时候我很爱她,只是她那个时候并不爱我;但是此刻她又爱上了我,而我此刻又似乎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感觉,或者说我似乎已经不爱她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

  佛问:你能做到让自己从今以后不再想起她吗

  石头沉思了一会:我想我不能,因为这么多年来我总是有意无意中想起她,又或者同学聚会时谈起她的消息,我都有着超出寻常的关注;接到她的来信或者电话的时候我的心都是莫名的激动和紧张;这么多年来单身的原因也是因为一向以来都没有忘记她,又或者我在以她的标准来寻觅着我将来的女朋友;但是我此刻又的确不再喜欢她了。

  佛发出了长长的叹息:此刻的你跟以前的你尽管外表没有什么变化,然而你的心却走过了一个长长的旅程,又或者说你为自己的感情打上了一个现实和理智的心结。你不喜欢她也只是源于你的这个心结,心结是需要自己来化解的,要明白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人总要有所取舍的,至于怎样取舍还是要你自己来决定,谁也帮不了你。

  石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将目光静静的望向远方,原先佛也不是万能的……

  六、

  石头问: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像我这样的一个人这样辛苦地去爱一个人。是否值得呢

  佛说:你自己认为呢

  石头想了想,无言以对。

  佛也沉默了一阵,最后他又开了口:路既然是自己选取的,就不能怨天尤人,你只能无怨无悔。石头长叹了一口气,石头明白他懂了,他用坚定的目光看了佛一眼,没有再说话。

  【篇3:佛说感情】

  佛说感情,伸开手你就拥有全世界

  佛说:孩子,为什么悲伤

  女孩:我失恋了。

  佛说:哦,这很正常。如果失恋了没有悲伤,恋爱大概也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年轻人,我怎样发现你对失恋的投入甚至比对恋爱的投入还要倾心呢

  女孩:到手的葡萄给丢了,这份遗憾,这份失落,您非个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呢

  佛说:丢了就丢了,何不继续向前走,鲜美的葡萄还有很多。

  女孩:等待,等到海枯石烂,直到他回心转意向我走来。

  佛说:但这一天也许永远都不会到来,你最后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另一个人走了。

  女孩:那我就用自杀来表示我的决心。

  佛说:但假如这样,你不但失去了你的恋人,同时还失去了你自己,你会蒙受双倍的损失。

  女孩:狠狠的伤害他,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佛说:可这只能使你离他更远,而你本来是想与他更接近的。

  女孩:您说我该怎样办我可真的很爱他。

  佛说:真的很爱那你当然期望你所爱的人幸福

  -

  女孩:那是自然。

  佛说:如果他认为离开你是幸福呢

  女孩:不会的,他以前对我说,只有跟我在一齐的时候他才感到幸福!

  佛说:那是以前,是过去,可他此刻不这样认为。

  女孩:这就是说,他一向在骗我

  佛说:不,他一向对你很忠诚。当他爱你的时候他跟你在一齐,此刻他不爱你,他就离去了,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大的忠诚。如果他不再爱你,却还装着对你很有情意,甚至跟你结婚生子,那才是真正的欺骗呢。

  女孩:可我为他投入的感情不是白白浪费了吗谁来补偿我

  佛说:不,你的感情从来都没有浪费,根本不存在补偿的问题,因为在你付出感情的时候,他也给了你快乐,你也多了一段经历!

  女孩:但是他此刻不爱我了,我却还苦苦的爱着他,这不公平啊!

  佛说:的确不公平,我是说你对你所爱的那个人不公平。本来爱他是你的权利,但爱不爱你是他的权利,而你却想在自己行使权利的时候剥夺别人行使权利的自由,这是何等的不公平!

  女孩;但是您看的明明白白,此刻痛苦的是我而不是他,是我在为他痛苦。

  佛说:为他而痛苦他的日子可能过的很好,不如为是为你自己而痛苦吧。明明是为自己,却还打着别人的旗号。

  -

  女孩:依您说,这一切倒成了我的错

  佛说:是的,从一开始你就犯了错。如果你能给他带来幸福,他是不会从你的生活中离开的,要明白,没有人会逃避幸福。

  女孩:什么是幸福难道我把我的整个身心都给了他还不够吗您明白他为什么离开我吗仅仅因为我没有钱!

  佛说:你也有健全的双手,为什么不去挣钱呢

  女孩:可他连机会都不给我,您说可恶不可恶

  佛说:当然可恶。好在你此刻已经摆脱了这个可恶的人,你就应感到高兴,孩子。

  女孩:高兴怎样可能呢不管怎样说,我是被人给抛弃了,这总叫人感到自卑的。

  佛说:不,年轻人的身上只有自豪,不可自卑。要记住,被抛弃的并非就是不好的。

  女孩:您真会安慰人,可惜您还是不能把我从失恋的痛苦中引出来。

  佛说:是的,我很遗憾自己没有这个潜力,但能够向你推荐一位有潜力的朋友。

  女孩:谁

  佛说:时间。时间是人最伟大的导师,我见过无数被失恋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是时间帮忙他们抚平了心灵的创伤,并重新为他们选取了梦中情人,最后他们都享受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人间之乐。

  女孩:但愿我也有这一天,可我的第一步该从哪里做起呢

  佛说:去感谢那个抛弃你的人,为他祝福。

  女孩:为什么

  佛说:因为他给了你寻找幸福的新机会。

  佛陀离去了,剩下的路便由这位失恋的女孩自己去走了。

  【篇4:佛说感情】

  佛说感情_____三生情

  那一世,你为古刹,我为青灯;

  那一世,你为落花,我为绣女;

  那一世,你为青石,我为月芽儿;

  那一世,你为强人,我为骏马。

  我明白,我将生生世世与你结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相传人死后先到鬼门关,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叫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黄泉路因其花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彼岸花,是开在黄泉路上的花。由于花和叶盛开在不同的两个季节,因而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过了那条盛开着彼岸花的黄泉路,就到忘川河,忘川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波涛翻滚……

  忘川河旁边有个三生石,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上面刻着四个字"早登彼岸"。你能够在石头上刻下你今生你最爱的人和来世你想等待的人的名字。过河后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来生你若再次过桥时,能够在三生石上找到你前世今生和来世,还有你最爱的人的名字。

  忘川河上有一座唯一的桥叫做奈何桥。奈何桥尽头有个望乡台,望乡台是最后遥望家乡和亲人的地方。在忘记今生一切的记忆前,在脱胎换骨重新做另一个人之前,你能够在那里,最后望一眼你的爱恨情仇,你的魂牵梦绕,你今生的最爱的人,你来世还想等待的人。

  望乡台旁边有个孟婆,手里提着一桶孟婆汤,每个人都要走上奈何桥,孟婆都要问你是否喝碗孟婆汤。孟婆汤是用忘川水熬成,也叫忘情水,喝下去就会忘记今生今世。一生的爱恨情仇,一世的浮沉得失都会随着这碗孟婆汤忘记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

  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为了来生再见今生的最爱,你能够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受尽折磨,等上千年才能投胎。但是,千年里你在河里受尽折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的爱人一次次过桥却无法相见,千年之后,他(她)已不记得你,你可能也已不是他(她)的最爱……

  他们都说,你我永不相见,生生相错,却不知,这是你我永生的相守。

  我们曾是三生石上的旧精魂,千年相伴,看尽人间尘缘,悲欢离合,生死輪回。

  那日,佛说你们需入红尘。我向佛问我们的姻缘,佛闭目,“一生只得一面之缘。”

  我问佛:

  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

  前世一千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遇。

  前世一千次的相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识。

  前世一千次的相识,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知。

  前世一千次的相知,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爱。

  -

  但是当真?佛笑而不语。

  我落于忘川彼岸,生在三途河畔,那里阴郁而凄冷。

  只有一座桥,和桥上那个年年岁岁都守着一锅汤的老人。

  形形色色的人从我身边走过,走上那桥,喝下那碗中的汤,又匆匆走下桥去。

  一些人走过的时候,我会听到缠绵的呜咽,生生世世的承诺,我恻然,而那桥上的老人却似什么也听不到,依旧平常的乘着汤,送于上桥的人。

  日子久了,我才明白这桥叫做奈何桥,这老人,唤做孟婆。

  我问孟婆,那响起的是什么声音?

  孟婆说,那是铭心刻骨的爱,铭心刻骨的恨,是人世间最没用的旦旦信誓。

  原先,孟婆那碗中的汤,叫做孟婆汤,是能够忘记前世的,上桥的人喝下去,便会将这时间一切的恩怨情愁统统忘记……然后等待下一次的轮回。

  我问孟婆,他是不是也会忘了我?孟婆不语。

  我问孟婆,我什么时候会开花。孟婆说,到了开花之时便会开了。

  我盼望着花开,盼望绽放最美的容颜,盼望着和他一生一次的想见。

  孟婆看着我,叹一声,又要是秋彼岸了!

  我疑惑。

  于是,我明白了,春分前后三天叫做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做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

  秋彼岸初来的时候,我惊异的发现自己绽放出白色的花朵,如霜,似雪,扑满了整个三途河岸。

  孟婆说,有了彼岸花,这黄泉接引路不再孤单了。彼岸花?她说的是我么?不,我叫曼珠,不叫彼岸。

  一年一年,我在每个秋彼岸的时候准时绽开,一片片的。我终没有看到他来。

  他终究还是来了,在我还没来得及绽放的时候,匆匆的来了。

  匆匆从我身边走过,我拼命的叫他,沙华!沙华!

  他似全然失去听觉,就这样匆匆走过,让我连他青衫的角也触碰不到。

  我哭泣。孟婆冷冷的说,他不叫沙华!

  -

  不,他是我的沙华,三生石上的沙华。

  在泪再也无法流出的时候,我开始沉默。

  每年秋彼岸的时候,我依旧静默的开放,送过一个一个来来去去的亡魂。

  一千年里,我看着他在我身边匆匆的过,没有停留,也没有看我一眼。

  这一千年里,他却从没在我盛开的时候到来。

  又一千年的时间在一开一落中开始,又走向结束,他变幻着身姿走上奈何桥,端起孟婆的汤。

  我的泪,流了又流,我的心,碎了又碎,我呼唤他:沙华,我是你的曼珠,你不记得了么?!

  最后,在一个秋彼岸的时候,在我绽放了白色的花朵的时候,他来了,带着满身的风尘,一脸的憔悴,来到我的身边。

  我曾以为他又会匆匆的过,匆匆的喝下那让他把我越忘越远的孟婆汤。

  然而,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竟然放慢了脚步,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只那一望,心中干涸的泪又如泉水般涌出;

  只那一望,便将心中数千年的积郁化作泪水;

  只那一望,万般的幽怨都如云散。

  那个秋彼岸的时候,我开得格外鲜纯。

  又是数千年的等待,数千年的一年一见,他每次回头的一望,都让我心里裂开一道深深的痕,一年一年……

  不记得这是多少个千年的相遇了,他突然停在我的面前,喃喃自语,似曾相识,似曾相识……。

  我惊异,心在那一颗彻底碎裂了,白色的花,在那个瞬间惨然的变成红色,如火,如荼,如血……

  他受惊般的退上桥去,孟婆汤从他颤抖手中的碗里洒出……

  从此,在秋彼岸的时候,忘川里便开满血色的花,夺目、绚丽而妖异。

  他又在花开的时候来了,在我身边徘徊着,徘徊着,在走上桥头的那一刻,竟然回头,嘴里喃喃,曼珠?曼珠?

  我已无泪了。

  孟婆长叹一声,这是这近万年来,我听到的唯一一声叹息。

  至此,人们都说,在秋彼岸的时候,忘川的三途河畔,会绽放一种妖异的血色花朵,花香有魔力,能够唤起人对生前的回忆,这花,叫做彼岸花。

  千次的回眸、擦肩、相逢、相识、相知,佛语都一一成了现实,于是我平静的开,平静的落,平静的等待千年之后的爱。

  爱来的很平静,却很震撼,他蹲下身来,亲吻着我的脸,轻轻的说,曼珠,我不会再忘记你,我要你陪在我身边。

  我恍然的望着他,难道他不记得佛说,我们只有一生一次的相见么?

  他笑着看我,波澜不惊的采下一株花藏在袖中走上桥去,我看到他微笑的看我慢慢的喝下汤去。

  孟婆的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笑。

  佛说我们违背了天意,从此永生永世不得相见。他却在笑,笑得很舒心。

  于是他化作我茎上的叶,叶落方可花开,花开叶已落尽。

  他说,我们不要一生一次的相见,我们不要陌路相忘。

  这是我们永生永世的相守,不再分离,不再忘记!

  于是,佛经说: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于是,彼岸花在佛语里有了另一个名字:曼珠沙华。

  开到荼蘼花事了,永世相守孟婆桥。

  佛说我爱你:参禅始终是一种领悟,其间山山水水的往复,大约便是弃离俗世前必经的苦难。而被佛称之为万丈红尘的地方,却始终有一种美艳的光彩,摇弋在凡夫俗子间,让人又爱又恨,且悲且喜。佛说:苍生难渡。

  水月问,镜花,你说那束妍丽绝伦的光彩究竟是什么?镜花似乎有些答非所问,她说,随心所欲。

  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望着这充满禅机的问答,试图从中找出我和你之间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却一无所获,最终只好对着即将到来的离别微笑,以比特为单位爬过千山万水的微笑无法在到达后重新整合,早已失却了原本的甜蜜气息。俗世中多少有始无终的感情,所谓因果,可谁又做错了什么呢?

  既然终究是一场空,那么故事中的男女,无论以何种面目出现,都将是这红尘俗世里注定的悲哀,这悲哀由眼瞳直直地刺入心窝,让人很久、很久都无法释怀。

  镜花和水月,或是你和我,又或是寂寞和寂寞。

  你在雪域高原的洌洌寒风中恪守着自己的选取,这选取据说来源于理想,和一种沉淀的需要,我遥遥地却也是近在咫尺地望着你,望着你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掺杂着的一丝逃避。你在那直入云霄的地方实现着自己的青春,离天堂很近,离佛祖大约也很近。有一天你说,你向佛祖许了愿,期望你的出现能带给我快乐。我记得当时我笑了笑,这算不算快乐的点滴?又或者我的出现能排解你的寂寞,远离红尘的寂寞。

  佛说: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缘起缘尽,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镜花和水月百思不得其解,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好处呢?任何的努力都是白费,天意安排一切。于是佛慈悲地伸出那普渡众生的手,声音有一种瓮声瓮气的憨厚,你来你走你进你退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选取,这一念之差便足以决定你的所见所遇,所以说归根结底你的所见所遇还是由自身把握。

  多矛盾啊,世界上竟然还有比感情更矛盾的东西,多少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我试着用此矛盾化解彼矛盾,期望找出让你永远爱我的法宝,而不是最终的离开,时光如流水,镜花苦苦挽留水月,虚空苦苦挽留虚空。脑海里你最初的深情反反复复地证明你以前给过我这尘世间最温暖的情怀。你说,你从繁华中来,将来还是要回到繁华中去。那些都市里推杯换盏的喧闹繁荣,那些流转于虚情假意之上的表面浮华,那些以前焚尽你五脏六腑的尘缘都让你感觉到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焦躁不安的或是无限空虚的,不是生命的尽头,却是生存的尽头。

  你和我说这一切的时候,你(]的人早已远离繁华,在边疆漫山遍野的空寂里体会存在的好处。对于人生,这是否也是一种行为艺术?得与失永远是那么难以辩认,难以区分。在电话里,你常常要深呼吸,氧气稀薄,那大概是人类生存的一种边缘,一种生存需要的临界点。正是这样一个最不适合生存的地方却更能让人感悟到生存的好处,世界很大很奇怪,让人无话可说。

  -

  大部分的时候你的语气沉稳豁达,你的笑声爽朗明净,但是当你说起死亡时,那沉重让人窒息,你说你以前看见一个男子被一场感冒夺去年青的生命,谁能想到在平原上根本就微不足道的感冒在高原却是这样的致命危险;你说前几天才见过面的人,甚至欢声笑语还没散尽,便已魂归苍天,这公平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死亡是那么容易降临,也许擦肩而过,也许就应对面的坐着。虽然我没有应对过那么恶劣的环境,但是我却应对过死亡,所以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只是我不明白该说些什么,因果都无法解释的宿命面前,我无言,只能以沉默安抚你的感伤、你的忧郁,安抚你在死神面前的无能为力。我明白其实你更需要一个依靠,哪怕这肩膀柔弱,却也能从这柔弱中汲取些力量与宁静。我一向相信,女人所拥有的宁静虽然无形,却是雨淋不灭,风吹不散的。我该靠上前去,却一向选取远远地站着,或者这是你失望的根源,而你的失望让你再没有精力来维护这感情的水晶,直接导致了我的失望,由因至果,一切都已注定。

  由爱到恨,再由恨到一切归于平静,似乎是一个根本无法确定得失的过程,你能够用几天几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在爱恨里折磨自己,而平静却会在一个偶然的瞬间来临,或者说是一种顿悟。一切悲喜都由心生。当你心中有爱恨,你眼中必定是一个翻腾颠倒的世界,平静过后也并非一无所有,其实何为有,何为无?但是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

  镜花忍不住哭了,她说,水月,不能够,如果没有了你,我活不下去。当然,水月听不见,此时他在离镜花千万里之遥的地方吃喝玩乐风花雪月,重新堕入万丈红尘,看见他的人说他神采飞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丝难掩的疲惫,他稳重,他博学,他宽厚,他慷慨,却孤独,这孤独两个字深深刺痛了镜花的心,却再无权分担水月心底的世界。镜花从寂寞到担心,到害怕,到悲哀,到憔悴,这大约是等待中必然的消蚀。或者水月偶尔也会想起镜花,这又是两个多么善于保护自己的人,封存起心底所有的澎湃,声音的平静骗了对方,也骗了自己。

  平时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佛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佛祖无言,佛祖心如止水。同样一句话,人却只能感应到无限的伤怀。其实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本就不就应奢望永恒。佛祖,你没有感情吧?佛祖笑吟吟地,无比慈祥,那笑容如同容纳百川的海水,深不见底。我听见镜花轻轻地说,可我有,水月,我真的很想你。

  世间所有的感情居然都长着一样的面目,一半儿是苦难,一半儿是幸福。镜花和水月的影子一再重叠在我和你的身上,我的思维混乱,我的心为你、为镜花碎成了两瓣,以至于到最后居然再也不能分清我究竟在为谁痛哭失声,我几乎抢夺了镜花的灵魂,总是在放下电话后,对远方的你轻声说,水月,我真的很想你。

  你无意中经过了有我的路,来实现一场擦肩而过的缘,有来便有走,有缘起就有缘尽时。无论我们如何回头望,却也只能向各自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佛说,人就应学会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道理虽对,却很难做到,再破碎的心,再陈旧的伤口,人却还是坚持不停的缝缝补补,不肯丢弃。

  -

  初冬的寺院里有些冷清,山风刺骨,丝丝袅袅的香火掺杂着山中特有的清新气息笼罩着整座寺院的平和安谧。庙宇如同古时的院落,一进又一进,一殿有一殿的神明,一殿有一殿的香火,只是穿堂风不停的呼喝,让我裹紧了外衣却还是冷得发抖,只好抱住双臂。

  我决定上山来,用整整一天的时间专心致志的想你,然后下山的时候全部忘记,于是我看释迦牟尼的时候想你,看十八罗汉的时候想你,看千手观音的时候想你,随着那四壁美仑美奂的佛经故事环绕,高远壮阔。看尽了所有的金碧辉煌,皱紧了眉头从寺院的窗口向远处呆呆的望,远山如黛,山脚下的村庄里炊烟升起再升起。还有一弯自西向东的江水,风吹波澜起,风停波如镜。在晨钟暮鼓中初雪飘落,初雪消融,世间万物大约都是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吧。

  佛祖,我想忘记。

  忘记并不等于从未存在,此情此景,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而不是刻意。不如放手,当局者迷。

  我开始试着将所有的怀疑与怨恨,这一切一切蒙蔽了完美本质的东西丢弃。这么做很辛苦,无异于放弃整个感情。渐渐地我发现原先只有将这段感情慢慢放下,慢慢置身事外,我才能从中剥离出回忆中你所有的好,而不是用所有的不好来抹杀曾有的欢乐,就算有千般万般的苦痛,必竟你曾带给我最美丽的情绪。于是那人间绚烂的光彩重新在我面前大放光华,我最后明白镜花的随心所欲。当你心中有爱,那么光彩就是笑容,当你心中有风景,那么光彩就是美丽,随心所至,光彩来源于一切心中完美,或以前完美的事物,总之让我无法舍弃,所以我心甘情愿地忍受光彩被遮蔽的瞬间黑暗。

  佛问,你忘记了吗?

  没有。或者说忘了吧,留存完美,忘记悲哀,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嘛,你说的。

  佛笑得很开心,千百年来佛一向笑得很开心。

  但是,佛祖,我一向不明白,为什么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甚至没说自己要离开?

  太容易说出口的绝对不会出自于真心,有些时候说并不比不说更能解决问题,也不能将痛苦减缓半分,他有他的迷惘。

  夕阳烂熟的光将山坡上的枯草映成斑斑驳驳的金黄,庙宇的琉璃承载着所有的光明与黑暗。上山来的是我,下山去的也是我,哭哭笑笑,但是是一时的迷惑。我最后明白,佛说,你爱我,至少以前爱过。

  【篇5:佛说感情】

  佛说:你爱我

  参禅始终是一种领悟,其间山山水水的往复,大约便是弃离俗世前必经的苦难。而被佛称之为万丈红尘的地方,却始终有一种美艳的光彩,摇弋在凡夫俗子间,让人又爱又恨,且悲且喜。佛说:苍生难渡。

  水月问,镜花,你说那束妍丽绝伦的光彩究竟是什么镜花似乎有些答非所问,她说,随心所欲。

  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望着这充满禅机的问答,试图从中找出我和你之间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却一无所获,最终只好对着即将到来的离别微笑,以比特为单位爬过千山万水的微笑无法在到达后重新整合,早已失却了原本的甜蜜气息。俗世中多少有始无终的感情,所谓因果,可谁又做错了什么呢

  既然终究是一场空,那么故事中的男女,无论以何种面目出现,都将是这红尘俗世里注定的悲哀,这悲哀由眼瞳直直地刺入心窝,让人很久、很久都无法释怀。

  镜花和水月,或是你和我,又或是寂寞和寂寞。

  你在雪域高原的洌洌寒风中恪守着自己的选取,这选取据说来源于理想,和一种沉淀的需要,我遥遥地却也是近在咫尺地望着你,望着你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掺杂着的一丝逃避。你在那直入云霄的地方实现着自己的青春,离天堂很近,离佛祖大约也很近。有一天你说,你向佛祖许了愿,期望你的出现能带给我快乐。我记得当时我笑了笑,这算不算快乐的点滴又或者我的出现能排解你的寂寞,远离红尘的寂寞。

  佛说: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缘起缘尽,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镜花和水月百思不得其解,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好处呢任何的努力都是白费,天意安排一切。于是佛慈悲地伸出那普渡众生的手,声音有一种瓮声瓮气的憨厚,你来你走你进你退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选取,这一念之差便足以决定你的所见所遇,所以说归根结底你的所见所遇还是由自身把握。

  多矛盾啊,世界上竟然还有比感情更矛盾的东西,多少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我试着用此矛盾化解彼矛盾,期望找出让你永远爱我的法宝,而不是最终的离开,时光如流水,镜花苦苦挽留水月,虚空苦苦挽留虚空。脑海里你最初的深情反反复复地证明你以前给过我这尘世间最温暖的情怀。你说,你从繁华中来,将来还是要回到繁华中去。那些都市里推杯换盏的喧闹繁荣,那些流转于虚情假意之上的表面浮华,那些以前焚尽你五脏六腑的尘缘都让你感觉到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焦躁不安的或是无限空虚的,不是生命的尽头,却是生存的尽头。

  你和我说这一切的时候,你的人早已远离繁华,在边疆漫山遍野的空寂里体会存在的好处。对于人生,这是否也是一种行为艺术得与失永远是那么难以辩认,难以区分。在电话里,你常常要深呼吸,氧气稀薄,那大概是人类生存的一种边缘,一种生存需要的临界点。正是这样一个最不适合生存的地方却更能让人感悟到生存的好处,世界很大很奇怪,让人无话可说。

  大部分的时候你的语气沉稳豁达,你的笑声爽朗明净,但是当你说起死亡时,那沉重让人窒息,你说你以前看见一个男子被一场感冒夺去年青的生命,谁能想到在平原上根本就微不足道的感冒在高原却是这样的致命危险;你说前几天才见过面的人,甚至欢声笑语还没散尽,便已魂归苍天,这公平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死亡是那么容易降临,也许擦肩而过,也许就应对面的坐着。虽然我没有应对过那么恶劣的环境,但是我却应对过死亡,所以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只是我不明白该说些什么,因果都无法解释的宿命面前,我无言,只能以沉默安抚你的感伤、你的忧郁,安抚你在死神面前的无能为力。我明白其实你更需要一个依靠,哪怕这肩膀柔弱,却也能从这柔弱中汲取些力量与宁静。我一向相信,女人所拥有的宁静虽然无形,却是雨淋不灭,风吹不散的。我该靠上前去,却一向选取远远地站着,或者这是你失望的根源,而你的失望让你再没有精力来维护这感情的水晶,直接导致了我的失望,由因至果,一切都已注定。

  由爱到恨,再由恨到一切归于平静,似乎是一个根本无法确定得失的过程,你能够用几天几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在爱恨里折磨自己,而平静却会在一个偶然的瞬间来临,或者说是一种顿悟。一切悲喜都由心生。当你心中有爱恨,你眼中必定是一个翻腾颠倒的世界,平静过后也并非一无所有,其实何为有,何为无但是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

  镜花忍不住哭了,她说,水月,不能够,如果没有了你,我活不下去。当然,水月听不见,此时他在离镜花千万里之遥的地方吃喝玩乐风花雪月,重新堕入万丈红尘,看见他的人说他神采飞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丝难掩的疲惫,他稳重,他博学,他宽厚,他慷慨,却孤独,这孤独两个字深深刺痛了镜花的心,却再无权分担水月心底的世界。镜花从寂寞到担心,到害怕,到悲哀,到憔悴,这大约是等待中必然的消蚀。或者水月偶尔也会想起镜花,这又是两个多么善于保护自己的人,封存起心底所有的澎湃,声音的平静骗了对方,也骗了自己。

  平时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佛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佛祖无言,佛祖心如止水。同样一句话,人却只能感应到无限的伤怀。其实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本就不就应奢望永恒。佛祖,你没有感情吧佛祖笑吟吟地,无比慈祥,那笑容如同容纳百川的海水,深不见底。我听见镜花轻轻地说,可我有,水月,我真的很想你。

  世间所有的感情居然都长着一样的面目,一半儿是苦难,一半儿是幸福。镜花和水月的影子一再重叠在我和你的身上,我的思维混乱,我的心为你、为镜花碎成了两瓣,以至于到最后居然再也不能分清我究竟在为谁痛哭失声,我几乎抢夺了镜花的灵魂,总是在放下电话后,对远方的你轻声说,水月,我真的很想你。

  你无意中经过了有我的路,来实现一场擦肩而过的缘,有来便有走,有缘起就有缘尽时。无论我们如何回头望,却也只能向各自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佛说,人就应学会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道理虽对,却很难做到,再破碎的心,再陈旧的伤口,人却还是坚持不停的缝缝补补,不肯丢弃。

  初冬的寺院里有些冷清,山风刺骨,丝丝袅袅的香火掺杂着山中特有的清新气息笼罩着整座寺院的平和安谧。庙宇如同古时的院落,一进又一进,一殿有一殿的神明,一殿有一殿的香火,只是穿堂风不停的呼喝,让我裹紧了外衣却还是冷得发抖,只好抱住双臂。

  我决定上山来,用整整一天的时间专心致志的想你,然后下山的时候全部忘记,于是我看释迦牟尼的时候想你,看十八罗汉的时候想你,看千手观音的时候想你,随着那四壁美仑美奂的佛经故事环绕,高远壮阔。看尽了所有的金碧辉煌,皱紧了眉头从寺院的窗口向远处呆呆的望,远山如黛,山脚下的村庄里炊烟升起再升起。还有一弯自西向东的江水,风吹波澜起,风停波如镜。在晨钟暮鼓中初雪飘落,初雪消融,世间万物大约都是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吧。

  佛祖,我想忘记。

  忘记并不等于从未存在,此情此景,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而不是刻意。不如放手,当局者迷。

  我开始试着将所有的怀疑与怨恨,这一切一切蒙蔽了完美本质的东西丢弃。这么做很辛苦,无异于放弃整个感情。渐渐地我发现原先只有将这段感情慢慢放下,慢慢置身事外,我才能从中剥离出回忆中你所有的好,而不是用所有的不好来抹杀曾有的欢乐,就算有千般万般的苦痛,必竟你曾带给我最美丽的情绪。于是那人间绚烂的光彩重新在我面前大放光华,我最后明白镜花的随心所欲。当你心中有爱,那么光彩就是笑容,当你心中有风景,那么光彩就是美丽,随心所至,光彩来源于一切心中完美,或以前完美的事物,总之让我无法舍弃,所以我心甘情愿地忍受光彩被遮蔽的瞬间黑暗。

  佛问,你忘记了吗

  没有。或者说忘了吧,留存完美,忘记悲哀,一切自在来源于选取嘛,你说的。

  佛笑得很开心,千百年来佛一向笑得很开心。

  但是,佛祖,我一向不明白,为什么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甚至没说自己要离开

  太容易说出口的绝对不会出自于真心,有些时候说并不比不说更能解决问题,也不能将痛苦减缓半分,他有他的迷惘。

  夕阳烂熟的光将山坡上的枯草映成斑斑驳驳的金黄,庙宇的琉璃承载着所有的光明与黑暗。上山来的是我,下山去的也是我,哭哭笑笑,但是是一时的迷惑。我最后明白,佛说,你爱我,至少以前爱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