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爱情故事 > 紫狐 美文标题

紫狐

时间:2019-08-27 00:34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第一章
 
  白狐第一次遇见融的时候,的确只是一只小小的狐狸。
 
  跟所有恶俗的传说一模一样,年少的融在玩耍的时候救下了一只小白狐,而小白狐为了报答其救命之恩,便一直跟在融身旁,不管春秋冬花,还是繁华盛夏。
紫狐
  这一跟随,便是十年之久。
 
  这十年,小白狐看着融慢慢长大,也看着融国由衰败战乱逐渐强大,再由强大,既而被更为强大的邻邦盯上,至此循环,永不安宁。
 
  融国的每一次兴衰荣辱都刻融的脸上,今天败了,明天胜了,今天收复失地了,明天又被人攻占城池了。
 
  那时候融喜欢站在白雪皑皑的城墙之上,他看着脚下残败的一切,双眉紧蹙,我不喜欢白色,白色代表着失败和懦弱,而且白色的狐永远是温顺的,如你一样。
 
  白狐听在耳里,疼在心里,然后它怯怯的问,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紫色,如同紫狼一般,当群狼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它总能一往无前,什么都不曾畏惧,就算是死,也不会认输,就算血流成河,也不会将自己的地盘白白交递在旁的狼群手里!
 
  白狐摇摇头,我没有见过紫狼。
 
  你没见过?其实我也没有见过,但是我听父王说起过,那是真正的狼中之狼,所以我希望我能够拥有一只真正的紫狼,而不是一只温顺的白狐。
 
  但我是狐,不是狼!白狐更加失落,它低下头去,不再多说一句。
 
  融也不再说话。
 
  等到第二天白狐再来找融的时候,融惊愕道,你怎么浑身变成了紫色?
 
  既然你喜欢紫狼,那我染成这样像不像紫狼?白狐的眼睛炽热渴望,它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融。
 
  融噗的一声便笑了,你顶多是一只紫狐!
 
  那你还是不喜欢了?白狐炽热的眸子一下子变得暗淡,然后灰溜溜的蹲在地上暗自流泪,泪水将她脸上的紫色渐渐冲刷,显露出原本的雪白。
 
  那片雪白落在融的眼睛里,煞是扎眼。
 
  行了,我既喜欢紫狼,自然也喜欢紫狐,别哭了,一会儿哭花了,便不是紫狐了。融的安慰并不真诚,他的眸子只是从它身上瞟过一眼,然后继续看着满城的白雪皑皑,思绪不知所云。
 
  饶是如此,白狐还是兴高采烈的从地上跳起,从那天起,它便不再是白狐,而是紫狐。
 
  只属于融一个人的紫狐。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融国的将士一日不如一日,蛇心吞象的邻邦胃口越来越大,这一次他们要的不再是哪座城池,而是整个融国,为了保全疆土,老融王想出一条绝妙的计谋。
 
  和亲。
 
  融和邻邦公主的和亲。
 
  此事最先点头的竟是邻邦公主,有了她的认可,邻邦君王也很快答应了此事,而且还豪爽的承诺,只要和亲之后公主过得舒心安稳,便愿意百年和睦,不起纷争。
 
  当老融王将这一切告知融的时候,融沉默了许久,但终究还是点了头。
 
  理所当然的,紫狐是最后一个得知此事的人,不,应该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狐,融本以为得知此事之后的紫狐会坚决反对,但是它却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谁让你是人,而我是狐!
 
  谁让你是人,而我是狐。至此之后的许多时日里,当紫狐回想起融将一切告知自己时候的情景,它的脑海里盘旋的都是这句话。
 
  它想,人妖两隔,就算融不为和亲而迎娶公主,应该也不会娶自己吧,可自己若是人,就算他娶了公主,也一样可以迎娶自己,哪怕那不叫迎娶,而叫纳妾。
 
  所以这件事的根源不是和不和亲,而是自己是不是人。
 
  那时候融为了和亲的事情终日忙碌着,紫狐自然为了变为人形的事情忙碌着。
 
  它灵越飞奔狂起,朝着琉昶殇而去,琉昶殇是狐族聚集之地,也是狐王久居的宫殿,而紫狐,只是琉昶殇里的小小狐民。
 
  狐族繁盛,光是在琉昶殇里的狐族后裔便是千千万万,但族规规矩森严,与凡人相恋一直都是狐王明令禁止的,所以狐族甚少踏足人间,可紫狐是个例外,至于它为什么例外,就连它自己也说不清楚,当然,它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仔细研究这样的问题。
 
  姬熙是狐族德高望重的长老,它是整个狐族最聪慧的狐,自然也是为整个狐族解疑答难的狐。
 
  紫狐回琉昶殇要找的狐,便是姬熙。
 
  在得知紫狐的一切疑惑之后,姬熙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紫狐,奇怪,真是奇怪。
 
  长老,什么奇怪?
 
  你是狐,虽然染成了紫色,但依旧是血统纯正的白狐,可狐有九条命,你却只有三条!
 
  三条?罢了,三条就三条,但是这跟我化为人形,有何干系?
 
  狐族之中,化为人形的前辈数不尽数,但是你可知道,想要化为人形,首先要断了狐根!换句话说,化为人形之后,你便永远是人,永生变不回狐的形态,更不会有狐族千秋万代的性命,最最重要的是,断狐根,可是要丢掉一条命的!
 
  长老的意思是说,只要我化为人形,也便只剩两条性命,而且还跟凡人一样生老病死?
 
  是,你确定要换?
 
  确定!紫狐连连点头,听到这里它竟然是兴奋的,它想,反正融也是生老病死,而且就算只有两条命,还比融多一条,足够了!
 
  姬熙最终帮紫狐完成了心愿,它也没有将紫狐的荒诞上报狐王,只是当它望着紫狐窈窕婀娜的身姿渐行渐远的时候,不由在背后叹息摇头,孽缘,孽缘!
 
  第二章
 
  七日之前,融王从宫外带回一美人,据说此人是焉阁里的头牌,所以能歌善舞身姿鬼魅不在话下,美人的名字很是奇特,叫隶芊。
 
  可从回来那日起,融王便一直未来看过她,按理说刚刚得此美人,应该形影不离,异常高兴才是,但事实并非如此,至于到底如何,又是为何如此,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敢去追问。
 
  清泉宫里安静的有些诡异,甚至就连送饭的小太监来了,也会被森七面色凝重的拦下,然后将刚刚拿来的饭菜轻轻放置在门口,再将已经凉透了的饭菜重新端走。
 
  饶是如此,门外的人依旧听不到房间里传出丝毫声响,里边仿佛根本没有人一般,无声无息,更无悲无怒。
 
  “王,您来了。”森七看到了不远处缓缓走来的融王。
 
  融王进了房间,但不一会儿又出来了。
 
  “好好看着,不准她踏出房门一步,不然寡人要你们脑袋!”融王只是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便抬腿离开此地。
 
  焉阁被满门抄斩就是发生在融王离开清泉宫之后不久,焉阁里三百多名歌姬的性命一夕之间化为灰烬,但他却偏偏留下了年幼的芜。
 
  芜是隶芊的妹妹,一奶同胞的亲妹妹。
 
  若不是因为连年的战乱,寻常百姓家食不果腹,爹娘也不可能狠心将她们姐妹两人一同卖在焉阁。
 
  好歹姐妹两人长了一副好皮囊,虽然妹妹年纪小需要吃几年的闲饭,但姐姐却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样貌身段也是更胜妹妹一筹,所以焉阁也算大方,给出了令其爹娘心满意足的银子,然后两人兴高采烈的拿着钱,回去帮家里的三个儿子置田娶妻。
 
  在焉阁被满门抄斩之前,隶芊也算对得起焉阁给出的好价钱,她刚刚到达焉阁没几日便被封为头牌,从此之后各种各样的达官显贵不惜千金,只为换其一笑嫣然、倾城闭月。
 
  所以在焉阁的日子,隶芊过得还算自在,至少遇见融王之前,隶芊一直都是这样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隶芊竟然会招惹了融王,并且毁了整个焉阁三百多条人命!
 
  给她传来焉阁被满门抄斩消息的人不是森七,也不是芜,更不是融王,而是融王最宠爱的妃子紫狐,那天紫狐画了极其浓艳的妆,将她原本就气势逼人的容颜勾勒的更加高傲,那份高傲如同她凌厉的口吻:“抛开因你而害死了多少无辜性命不谈,我真的很好奇,王怎么会将你带回来?”
 
  “既然好奇,便是不知,如若你愿意相信,不知道的,就别多问,如若你不愿相信,就算是问,我说的也不会是真的。”隶芊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芒,甚至没有一丝慌乱与不安。
 
  这样默然的拒人千里,落在紫狐眼睛里那是满满的恨意:“来人,给我打,打到这个***分得清尊卑为止!”
 
  而事实上,紫狐根本没有给隶芊分得清尊卑余地,或者说从宫人们拳脚相加,如狂风暴雨一般袭来的时候,她便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这一打隶芊便是三个月不能下床,这三个月里,她根本没有见到自己的妹妹,更不知道现在妹妹到底是生是死,亦或者身在何处?
 
  当隶芊终于能够拖着虚弱的身子艰难下床的时候,她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前,却被森七拦住:“姑娘,没有王的吩咐,您不能出去。”
 
  “我想见他!”她提起头,对上森七的眼睛。
 
  “她想见寡人!她想见寡人你便来替她传话,你到底是寡人的人,还是她的人!”原本伏在融王怀里笑得灿烂的紫狐突然被融王绝情的推开,她的头哐的一声便撞在了一旁的桌角上。
 
  紫狐疼得委屈,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她知道,融王发怒的时候,比疯子更加可怕。
 
  饶是如此,怒火之后的融王还是随着森七去往了清泉宫。
 
  “放了芜,王要知道什么,我便说什么!”隶芊目光坚定。
 
  “寡人想知道什么?你知道寡人想知道什么?”融王的兴致被她成功挑起。
 
  “王屠了焉阁满门,难道真的如同旁人猜测一般,只是因为王看上了我,而我又誓死不从?”隶芊的底气如柱,目无闪躲:“但是天知道,自从我被王带来了这清泉宫,誓死不从的人,便一直不是我。”
 
  融王嘴角的愤怒已经转变为阴邪的笑,他强有力的手掌这次握住的不是她的手腕,而是她的脖子:“那你倒是说说看,你都知道什么?”
 
  “王知道您的父王母后之死,跟焉阁逃不了干系,却不知为何逃不了干系,想必王当初带我回宫,并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因为王觉得我身为头牌,而且还是迅速成长的头牌,所以我肯定知道旁人不知道的秘密,所有王屠了焉阁、藏了芜,只是为了逼我说出真相吧!”隶芊的命脉被融王拿捏在手里,但是她并不怕,因为她知道,他不会真的杀了她,她比谁都更加了解他:“现在王成功了,我什么都愿意说。”
 
  “如此,那继续说!”融王的脸上没有分毫变化,手上的力道也更加厚重。
 
  “放了芜。”隶芊依旧执着着自己的底线。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寡人谈条件!”融王气势如虹:“杀了她,或者杀了你,都在寡人的一念之间!”
 
  “是么,我的命就在王的手里,王既然想要,拿走便是。”隶芊笑笑,邪魅的目光一眼便能将他看穿。
 
  但是那一刻融王却松开了他的手掌,刚刚被抓的死死的隶芊终于得到了久违的顺畅呼吸:“只要你说的都是真的,寡人便放了芜。”
 
  “王可知,焉阁的背后,是谁?”
 
  “寡人不想听你卖关子!”
 
  第三章
 
  当化为人形的紫狐第一次来到融身旁的时候,正好是融的新婚之夜,化为人形之后的她行动不便,就连进入他的宫殿,她都花费了好大的力气。
 
  幸好,她进来了,而且还在融进入洞房之前见到了他。
 
  融,你还认识我吗?我是紫狐,是你的紫狐。紫狐的眼神如同初次将浑身染成紫色见他时那样炽热渴望。
 
  这样的眼神融怎么可能不记得,所以他更为惊愕,你竟然化为人形了?
 
  那一晚洞房花烛,房间里传出来的阵阵娇喘,两个人的身影在烛光下交相辉映,一切落在紫狐的眼里耳里,泪水湿了衣衫。
 
  除了这闺房之事让紫狐卡在胸头说不尽道不出,旁的也还算让她满意,至少她真的如愿,以妾的身份,住进了融的宫殿。
 
  邻邦公主,不,现在应该说是融国的太子妃温涵,她总是对身为侍妾的紫狐横眉冷眼再趾高气扬,鞭打羞辱统统不在话下。
 
  那段时日紫狐细细想来,真的不是煎熬二字就能道个清楚。
 
  但是她从来没有埋怨过融,因为她知道,融有他的天下,他的臣民,而且自从她如此选择的时候,便没有想过要埋怨,能够天天看着融,不就是她求仁得仁的奢望吗?
 
  和亲之后,旁的邻邦小国也不敢继续觊觎融国的疆土,这样的太平让融国换来了暂时的喘息,也让融的眉头渐渐舒展,紫狐再看站在城墙之上的融,她嘴角同样勾勒的好看。
 
  融的前途是光明的,她便是光明的。
 
  可谁也不成想,光明只是短暂的。
 
  温涵死了,在一个稀松平常的夜晚,突然的让紫狐都难以置信。
 
  此事很快在融国蔓延,甚至蔓延到了邻邦,温涵的父王得知此事,更是恼羞成怒!当即对融国发起猛烈的攻击。
 
  那些蠢蠢欲动了许久的小国更是找到了合适的时机,一时间融国被群起而攻之,老融王无奈,只能终日以泪洗面。
 
  融将一切看在眼里,手指握的咯咯作响,眉皱的加紧促。
 
  紫狐再见到姬熙的时候,姬熙站在琉昶殇外,它一身裘白,在风中赫赫生威。
 
  它仿佛知道她的到来,但是却不劝阻一句,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我确定。
 
  用你的一条命,换温涵的死而复生,但是你可知道,她生之后,你只剩一条命?或者说算不上一条命,只是一缕魂魄而已!终究姬熙还是忍不住,用并不明朗的方式劝慰道。
 
  我知道。紫狐如同当时要化为人形时的坚定。
 
  罢了罢了,都是命数,何须多言。姬熙摆手摇头。
 
  温涵死而复生的乌龙闹剧以其父王的收兵退让而结束,有了这个邻邦大国的态度作为旗帜,诸多小国自然马首是瞻,毕竟没人想要一下开罪两国。
 
  说来可笑,融国竟以一个女子的复活,终究恢复了久违的安宁。
 
  这时的老融王已诸事力不从心,他不得不将王位让给了年轻的融,融被立为王之后,自然也没有辜负父王的期盼,他不奢求不依靠,用了将近十年的光景,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胆识与智谋,将原本满目苍夷的融国,渐渐成长为就连温涵母国都忌惮三分的泱泱大国。
 
  而这十年里,紫狐依旧只是一缕不着边际的魂魄,非人,非狐,非鬼,更非融的妾!
 
  融王仿佛从未记得,在自己最落魄的生命里,曾有一只小小的狐,由白变紫,由狐变人,再神秘消失。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融王的性子是从温涵复活那天开始转变的,他开始冷漠寡言,甚至凌厉阴辣,就连面对温涵的时候,都看不到往日的温润。
 
  十年里,本应该是融国最德高望重的皇后温涵,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打入融王心里的冷宫,不但如此,随着时日的增加和融国实力的增强,融王竟会时不时的从宫外带回旁的女子。
 
  旁的妖娆百艳的女子。
 
  只是这样的逍遥快活也没有坚持多长的时间,就在融王得意忘形的时候,晴天霹雳隔空而至,融王的父王母后,也就是老融王和其皇后,竟在宫中离奇被人杀害,融王查来查去,最终目标直指焉阁。
 
  第四章
 
  “王难道忘了,融国是为何而得以天下太平?”隶芊依旧卖着关子。
 
  但是这样的关子,却让融王的兴致大增:“为何?”
 
  “是皇后温涵!”隶芊一字一顿道。
 
  “你是说焉阁的背后是皇后温涵?”
 
  “皇后早就被王抛之脑后,她不过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无人撑腰,怎么能够操纵焉阁呢?”隶芊顿了顿,又道:“能够操纵的,不过是皇后的父王而已!”
 
  融王走了,就在他走之后不久,宫里发生一件大事,温涵皇后暴毙!
 
  芜终究平安回到了隶芊身旁,只是和她一起来的,还有紫狐,紫狐声音里带着高傲的哀凉:“温涵死了,可是你又来了,这宫里,永远都是不得安生。”
 
  “你是王的宠妃,皇后已死,这后宫便是你的天下,而我无名无分,你怕什么?”隶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紫狐双眸,还别说,她的眸子真有几分像狐。
 
  “你也觉得我的眼睛好看?王说他就是喜欢我的眼睛才宠着我的,但温涵却对我的眼睛恨之入骨!你可知道,我自从被王从宫外带回来,吃了多少温涵的苦头?现在她终于死了,隶芊,你也知道这后宫是我的天下,所以我受的苦,你也别想落下,跟我争宠,你还嫩了点!”
 
  “皇后自然恨你的眼睛,但我不恨。”紫狐看的分明,隶芊说完这些的时候嘴角竟然有一刻的上扬,然后,她又默然道:“但是你得知道,我并不嫩。”
 
  温涵这次是真的死了,举国哀丧,所以当她的父王得知一切的时候,积攒在内心十年之久的埋怨惋惜终于得到了爆发,当年若不是自己女儿看上了融王,如今的融国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既然他能有如此想法,在诸多小国看来便是千载难逢的好机遇,他们苦口婆心之后,终于联手抗融!
 
  当战乱再一次来临的时候,融王正怀抱着紫狐花天酒地,他有些措手不及,将近十年的安稳已经让他忘了战乱的残酷,加之敌众我寡,融国虽然已经长成泱泱大国,但将士还是寡不敌众。
 
  当兵临城下的时候,温涵的父王手握长刀,直指融王:“孤王以为你父王母后之死能够给你提个醒,也好让你看清楚谁才是你的皇后,但孤王万万没有想到,你竟敢杀了孤王的女儿,她可是孤王唯一的女儿!”
 
  融国所有将士均已经投降,仿佛这世上,只有融王一人,与天下为敌。
 
  “若这是融国的命数,你只管来便是!”融王闭上眼睛,往昔的一幕幕从他眼前而过,终究,他还是没有守卫住融国。
 
  刀扬起的那一刻,隶芊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挡在融王面前,长刀直入,血流成河:“王,我之所以告诉你焉阁背后是谁,是希望王能够如同之前一样,为了融国,好好和皇后相亲相爱下去,但是王,你为何杀了她,而不是继续宠着她?”
 
  “因为寡人没有心,任何人对寡人的牺牲,对寡人而言都于事无补!”融王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但他却没有丝毫的不舍:“包括你,愚蠢,你以为挡在了寡人面前,寡人就会感激你?可笑!”
 
  “王真的没有心?既然没有心,为何还将那长了一双勾人狐眼的女子带回来宠着,然后赐名紫狐?”隶芊忍着锥心的疼,不甘心问道。
 
  “因为寡人曾经遇见过一只愚蠢的狐,她天真的以为,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来温涵的命,就能改变融国的命运,而事实上,她的愚钝不过是让融国更加嘲讽的挨过十年而已!寡人就是要让她知道,寡人恨她,她不配成为紫狐!”
 
  融王说罢,满脸扭曲的恨意落在隶芊心头,她颤颤巍巍,良久之后才伴随着一口喷涌而出的鲜血道:“王可知,我便是那只愚蠢的狐!王可知,为了能够将这个消息传递给王,我的魂魄强行进入隶芊的身体,而她的魂魄却无处安置!王又可知,这缕魂魄,便是我最后的命!”
 
  “寡人知道,你终于死了!寡人终于解脱了!”融王绝情道。
 
  隶芊整个人呆住,至少这个结局,她从未想到:“我恨你!”
 
  第五章
 
  融王长叹一口气,她终于死了,而且还是带着对自己的恨死去。
 
  狐有九条命,紫狐也不例外。
 
  但是紫狐罕见,血统纯正的紫狐世间不过百只,为保紫狐血脉永世相传,紫狐族长三申五令,紫狐族不准于任何他族相结合。
 
  饶是如此,依旧有不守规矩的小狐越界偷吃禁果。
 
  融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紫狐,那时的融还不是凡人,而是天庭十六神将之一,他们前前后后在一起千年,相亲相爱,许誓永不分离。
 
  至于为何是前前后后在一起千年,一开始为了天庭诸事忙碌的融并不知情,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早在数百年之前,紫狐的逾越便被紫狐族长察觉,并且对之使用酷刑威胁:发现她私自外出一次,便消减一条性命。
 
  年少轻狂的紫狐不以为意,反正她有九条命可以挥霍,比起那每一条性命的遥遥无期,融的温柔是那样难能可贵,只要和他在一起,少一条性命又当如何。
 
  所以她无惧无畏,直到丢失了八条性命的她,拖着虚弱的身子依旧也要去找融的时候,晕倒在路上长睡不起,融才得知此事。
 
  紫狐族长告诉融,想要救紫狐,就要彻底的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因为只有那样,紫狐才不会去挥霍自己的第九条命。
 
  但是想要紫狐忘了他,谈何容易。
 
  后来融找到了姬熙,他是天庭十六神将之首,这世间若是他也没有办法,那谁都无能为力。
 
  姬熙说,想要她忘了你,说难很难,说易也易。
 
  何出此言?融疑惑。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管是人还是狐,都经不起三番五次的无情残忍,所以用你毕生的法力,幻化出一个虚幻的世间,然后再从那个世间,伤透她的心,让她对你绝望,对你恨之入骨!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样,用尽了毕生法力的你,会随着她的重生而魂飞魄散,如此,你,愿意吗?
 
  我愿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听说,你曾经爱过我 下一篇:狼爱上羊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