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爱情故事 > 暗恋是一场无声的告白 美文标题

暗恋是一场无声的告白

时间:2019-05-13 17:4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1
 
  乔星在感情上是个怪人。这是大学相处两年多后,室友统一给她下的定论。
 
  ldquo;难道我身上就没有别的标签了吗?譬如元气美少女什么的。”乔星还在垂死挣扎,一双明眸闪着奇异的光。
 
  当然,答案是否定的。

暗恋是一场无声的告白
 
  这并不是因为乔星自身条件不足,相反,她是标准的美人。面容姣好,身材匀称,最重要的是自带女神气质,给人一种好似触手可及又遗世独立的感觉。
 
  按说在大学校园里,这样的人,应当是男生们追捧的对象。可乔星却凭借不屈服的意志单身至今,外人看来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对内却女神经潜质暴露无遗。
 
  眼看着大三都快过完了,寝室里除了她,另外三人都有了男朋友。
 
  ldquo;哎呀,你们不懂,我要保持我的神秘感,我才不要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游戏人间。”
 
  其他三人同时翻了个白眼,大白不禁吐槽:“对,您老是天上的谪仙,您倒是不要霸占着我的懒人座椅,还靠在上面吃薯片,最后还得我收拾上面的渣渣。”
 
  被赶到自己床上的乔星继续翘着二郎腿吃零食,一点也没有平时淑女的样子。
 
  大白边收拾自己的神器,一边继续谴责罪魁祸首:“我看你活该单身,谁要是被你的外表骗到了谁倒霉。”
 
  这点乔星也强烈同意,所以为了不祸害别人,就让她继续当一条单身狗好了。
 
  ldquo;对了,我看你就和容玥在一起好了,一个懒散,一个严谨,多般配。”
 
  容玥?正半躺着的乔星忽地坐了起来,嘴里嚼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你们怎么乱点鸳鸯谱啊,我承认他是挺帅的,但是我们两个哪有什么交集。”
 
  容玥是数学系的,她是英语系的,虽然她和容玥是高中同班同学,但在她的记忆里,两人说过的话寥寥。
 
  容玥一直是第一名,而她的成绩总是吊车尾,勉勉强强才没被踢出重点班。即使到了大学里,容玥也是品学兼优的大众男神,喜欢他的女生比整个英语系的人都多。
 
  这样的人,大抵就是用来仰望的吧。这群有了男朋友还整日幻想的人,乔星真是不能容忍。
 
  这一回生,两回就熟了。而且你们两个还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借着校友的名义更好接近啊。更重要的是,上次在食堂,我发现容玥偷偷地看你,他绝对对你有意思!
 
  平日里只知道学习的二朵此刻竟充当起了恋爱军师,一个闲暇时总看《西方哲学史》的人说的话,她能相信吗?
 
  乔星表示,不能苟同。
 
  不过提起容玥,另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她脑海中闪现,很快就又消失了。
 
  二十年的人生当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那么一个名字,只提起,便能轻易击碎她的心防。
 
  2
 
  年少时的心事浅浅淡淡,无非就是憧憬着窗外自在的风,与球场上像风一般追逐着的少年。
 
  自打入了高中以来,乔星的成绩一直不好,不过自从文理分班后,选了文科的她成绩有所改善,但也只是差强人意。
 
  李老头是教地理的,不高的个子却有着极亮的嗓门,总是能够在乔星神游时一嗓子把她的思绪给拽回来:“乔星!又不认真听课!窗户外面有什么好看的?来来来,让我也看看!”
 
  这一嗓门下来,全班都知道她没在听课了,但也无妨,反正她成绩那么差。不过是一个算不得对手的竞争对手罢了,也没人会担心成绩被她赶超。
 
  乔星立刻便认了错,谎称今天身体不舒服,顺手捂着肚子佯装疼痛。李老头虽是不信,但念在她认错态度积极,便无视她继续讲课。
 
  通过眼睛的余光,乔星瞥到了坐在前排的容玥似乎在看她,并且在听完她的话后,眉头还皱了一下。
 
  不相信就不相信啊,这副厌恶的表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三好学生。至此,乔星对容玥那因为外貌优良而产生的一丝丝好感,也都消失殆尽。
 
  李老头刚被打断,心情不佳,讲课的嗓门也降了下来,只在黑板上画着昼夜交替图。
 
  下了课,好友晨子就一脸八卦地凑上来,贱兮兮地说:“是不是又偷看陈一白打球呢?”
 
  虽然是个问句,但那语气,根本就是肯定的。作为乔星在班上最要好的朋友,乔星喜欢陈一白这件事,只有她知道。
 
  乔星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小声点。
 
  陈一白是高三的学长,这学期搬家到了乔星所居住的家属院,他自己一个人住,总是独来独往。平日里成绩也不好,只爱打球运动,关于他的传闻也有很多不好的。
 
  但是乔星知道,他是个好人,是会关心人的。
 
  ldquo;我就不懂了,这陈一白有哪点好?你看你把他当成个宝贝似的。”
 
  这句话晨子说了很多遍,乔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如实说她是因为两个包子而倾心于陈一白的吗?
 
  乔星十几年来循规蹈矩,虽然成绩不好,但一直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不久前因为一件小事,第一次和母亲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摔门而出。
 
  出了门才发现,天都黑了,她还穿着睡衣,身无分文。要是没有吵架该多好,那她这时候应该正在吃晚饭吧,晚上母上大人似乎还要做红烧鱼。
 
  但出都出了,现在回去岂不是太怂了,不免又要被数落一顿。
 
  正当乔星坐在楼下花坛边上苦恼时,陈一白推着自行车悠闲地走到了院子里。
 
  乔星听院子里的老人说过,他是最近刚搬来的一个外貌阳光帅气但成绩不好的学长。
 
  已经入了秋,夜晚的空气没有了白日里的灼热,不时刮过的风竟还带了一丝寒意。
 
  陈一白见小道旁边蹲坐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生,没在意,正准备无视地走过,忽然听到了咕噜声。
 
  乔星的脸一下子爆红,刚才被风吹得有些凉的双颊此刻也烧得沸腾,心想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肚子叫了,真是太丢人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一时间,两人的动作都定在了那里。
 
  还是陈一白迅速反应了过来,他看了看手里还冒着热气的包子,然后直直地丢到了乔星的怀里。
 
  两个包子依偎在一起,香软温热,乔星吞了下口水,再抬头时陈一白已经走远了。
 
  ldquo;谢谢你!我叫乔星!高二一班的乔星!”
 
  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到,乔星自顾自地喊着,声音刚落就听到了楼上的怒吼:“乔星,再不回来吃饭以后都别回来了!”
 
  乔星看了看手里的包子,认怂地回家了。而她对陈一白暗生的情愫,已经在慢慢成长了。
 
  3
 
  因为上课屡次跑神,而且这次还被当场批评,乔星毫无悬念地被李老头叫到办公室约谈。
 
  去办公室的路上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即将面临的是一场恶战,好在有晨子陪着她一起去,也能顺便壮壮胆。
 
  谁知在下楼梯的时候,碰上了陈一白,他俨然一副刚打完球的模样,呼吸声有些粗壮,还有汗从他额上滴下。
 
  乔星心里的阴霾顿时消散,她不确定陈一白还记不记得她,但仍是鼓足勇气弱弱地打了声招呼:“hi……那天晚上,谢谢你的包子。”
 
  陈一白开始没有认出来她,说起包子他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高二一班的……乔星?”
 
  乔星见他认得自己,内心别提多兴奋了,连去见李老头也变成了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情。
 
  课间马上就结束了,晨子看着乔星又要发花痴,赶紧把她给拽走:“学长,那个,不好意思啊,星星肚子不太舒服,我们先走一步了。”
 
  刚遇到陈一白,现在又来见一脸怒气的李老头,这对比不要太强烈。
 
  下一节是体育课,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乔星有些沮丧,打发晨子先去操场后,她把手中那写着36分的地理试卷揉成一团。
 
  本应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只见容玥端坐在座位上,低头不停地在刷题。看来,再聪明的学霸,也是要付出汗水才能得到高成绩的回报。
 
  乔星走到课桌前,胡乱地把皱巴巴的试卷往抽屉里一塞,却不想摸到了一盒硬硬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盒温热的牛奶。
 
  会是谁放的呢?肯定不会是晨子,她在班里也没有其他什么朋友,陈一白的面孔忽然浮现,乔星不敢细想,心里早已是小鹿乱撞。
 
  ldquo;容玥,容玥。”这是乔星第一次和容玥说话,带着一种无比期待的语气,“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一个别班的男生来我的座位?”
 
  容玥闻言,正在写字的笔顿了一下,继而摇了摇头。乔星立马像泄气的气球,刚刚还满脸晴朗,现在只剩下了阴翳。
 
  上课铃已经响了,与窗外操场上热闹的氛围不同,教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乔星有些沮丧地坐到了凳子上。
 
  容玥无声地停下了笔,微微偏过头,瞥到了满脸落寞的乔星,徐徐开口:“好像……刚才是有人来过,我也没太注意。”
 
  乔星听后追问他是不是一个高高瘦瘦很阳光男生,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她忽然觉得,容玥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4
 
  秋去冬来,校园里那几棵法国梧桐的叶子所剩无几,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支撑着。有一阵朔风呼啸过,卷起了地上散落的金叶。
 
  转眼间,这个学期已经过去了大半,乔星也因心中有了追求而努力学习,成绩有了不小的提高。
 
  她手里拿着自己织的手套,有些忐忑地开口:“能行吗?现在还送手套,他会不会觉得我很老套?”
 
  晨子一巴掌拍到了她厚厚的羽绒服上,恨铁不成钢地说:“咱能有点出息吗?你哪儿比他差了?长得又水灵,现在成绩也不错,他感激还来不及呢!再说了,他暗地里对你那么关心,肯定也喜欢你。”
 
  是啊,不定时的热牛奶,帮她修理坏掉的自行车,偷偷关心着她。种种迹象都叫嚣着,他也是喜欢着她的,尽管他不说。
 
  女生的心理真的很奇妙,有时只要朋友的一句话,便觉得再大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下了晚自习,乔星回家的脚步有些磨磨蹭蹭的,她知道,陈一白应该也快回来了。高三是有额外自习的,但陈一白从来都是上完第一节便走了。
 
  乔星记得,那晚的风格外的寒冷,她背着书包,在楼下等了二十分钟,终于遇上了放学回家的陈一白。
 
  ldquo;学长,好巧啊。”乔星主动打招呼,顺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只可惜在冷风中吹了太久,脸已经有些冻僵了。
 
  见陈一白向她点了点头,她赶忙从书包里掏出用粉色手提袋装着的手套,因为动作太急切而显得有些滑稽:“这个给你。”
 
  ldquo;我喜欢你,你可以接受我吗?”
 
  陈一白闻言,伸出的手微微向后缩了一下,乔星看在眼里,举着手套的手僵在那里,被寒风肆虐着,言语中也有了一丝慌乱:“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
 
  风吹散了乔星的头发,因为长时间在冷风中矗立,她的身子已经有些颤抖,陈一白有些心疼这个女孩。他似是想了很久,最终松口道:“好啊,那就试试吧。”
 
  年少时的情愫,似乎为之许再多的山盟海誓都不为过。可那时的她总愿意相信直觉,相信感情,却忽略了周围一切其他的事和人。
 
  5
 
  ldquo;然后呢?”
 
  大白边吃着最新购入的零食,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听到动情处还佯装抹了把眼泪,完全是把乔星的故事当成下饭菜了。
 
  然后呢?乔星也很想问,想找到陈一白,当着他的面问。
 
  既然最初对她示好的人是他,总是暗中关心她的人也是他,为什么总是在她靠近时,有意无意地疏离她。让她一直追着他,念着他,最后还不辞而别,从此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时间永是流逝,再多的悲欢离合,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一场闹剧。
 
  其实后来的很多年,当乔星再想起陈一白时,出现在脑海里的并不是他那张脸。而是安安静静躺在抽屉里的热牛奶,和不知何时已经被人修理好了的自行车。
 
  也许从一开始,乔星喜欢的就不是陈一白这个人,而是他为了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
 
  所谓的感情,也不过是在年少的憧憬中自己感动自己罢了。
 
  乔星合起了说书专用扇,提醒了她一句明天要交作文,大白尖叫一声,扔掉已经啃了大半的鸭脖,瞬间移动到了电脑前开始打字。刚才所说的那些,早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故事已经走到了结局,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happyending。
 
  这学期新开了选修课,乔星选了个听起来很轻松的《世说新语》解读,因为选修课是全校一起上的,班上不同专业的学生坐的满满的,她还意外看到了容玥。
 
  讲课的是中文系的讲师,四十来岁的年纪,高高瘦瘦的一个男人。
 
  一般这种选修课,同学们能出勤已经很难得,更不要说认真听课了。可这位孙老师立志整治不听课的坏风气,居然冷不丁开始提问题。
 
  乔星正趴在桌子上睡得惬意,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多年的课堂被点名经验使她一下子惊醒,嗖的一下站起身:“到!”
 
  孙老师瞅见乔星嘴角边的哈喇子,眯起了眼睛:“你说说竹林七贤都有谁。”
 
  什么贤?乔星向舍友们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谁知这几个家伙关键时刻不顶用,连百度个答案都这么慢。
 
  孙老师见乔星一个女生尴尬地站在那里,大方的表示有人替她回答也可以。
 
  正当乔星松了口气时,前排的一个人站了起来,四周顿时哗然。
 
  ldquo;阮籍,阮咸……”容玥一口气说出了那七个名字,他长得本身就斯文白净,一个理科生现在倒颇有些文人气质。
 
  孙老师满意地点点头,示意乔星和容玥坐下。这边乔星的屁股刚挨着椅子,舍友们便开始挤眉弄眼一脸暧昧。
 
  虽说容玥这一出确实也让乔星有些心猿意马,但仔细一想,又马上冷静下来。容玥能喜欢自己什么?而且他还知道自己高中时喜欢别人,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容玥对她……绝对不可能。
 
  6
 
  伟大的心理学家墨菲曾经下过一个风靡至今的定论。乔星以前没什么实感,如今却是深信不疑。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便会迅速滋生,这导致之后的一段时间乔星总觉得容玥在有意无意地跟着自己。
 
  何出此言?华大的校园可是出了名的占地面积广,还经常有段子说在华大谈恋爱简直就是异地恋。
 
  而且容玥和她所在的学院更是隔了好几条街,除了选修课,其他时候根本没机会碰面。然而这一周乔星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
 
  食堂里,小吃街旁,图书馆里,甚至连乔星从自习室去厕所的路上都能看到他。
 
  饶是乔星再迟钝,也看出了容玥这是刻意为之。抱着这样的想法,乔星一脸沉重地回到自习室。
 
  大白看到乔星脸色不好,赶忙问:“肚子还是很疼吗?快把这牛奶喝了。”
 
  等乔星回过神来就看到了捧在她面前热牛奶,一如高中时见过数次的模样。
 
  见乔星没什么反应,大白又起了逗弄之心:“别看它只是一盒普通的牛奶,你知道这是谁送来的吗?”
 
  容玥。
 
  乔星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肯定过一件事情,许多之前想不明白的事似乎也都有了答案。
 
  为什么陈一白会对自己这么冷淡,最后还一声不响地离开,原来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做的。
 
  乔星一把拿走了牛奶,没等大白反应过来便冲出了自习室,留下大白一脸茫然。
 
  牛奶盒子不大,本应是方方正正的,却不知为何有的角落变得皱巴巴,似乎是有人太过紧张而捏出来了印子。
 
  正值四月,校园里的紫叶李已经开满了粉花,随着风的吹动簌簌落下。乔星快速走出教学楼,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容玥。
 
  ldquo;容玥。”乔星唤了一声,但由于此时校园里人流众多,这声音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乔星紧了紧攥着牛奶,下定决心似的喊了出来:“容玥,站住!”
 
  这一声可是结结实实地吸引来了大家的目光,容玥也如愿回头,眼神里透出的是乔星从未见过的紧张。
 
  看着他的眼神,乔星忽然笑了,不顾众人的目光走向容玥,缓缓开口:“老实交代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非分之想的?”
 
  有一片青叶落在了容玥的肩上,他想了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失声地笑了。
 
  那大概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7
 
  十岁的乔星不喜欢和班里的女孩子玩跳皮筋,由于受动画片的影响,她偏就喜好玩四驱赛车。
 
  下午三点半在学校旁边的商场正好有一场四驱赛车的比赛,她无论如何也要去看。
 
  正好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她早早就收拾好了书包,打算趁老师不注意就从后门跑出去。
 
  这是她第一次逃课,上苍保佑,一定要让她成功。
 
  先把书包扔出去,再钻出后门,正当她感叹大功告成时,忽然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回头,还真有个不认识的男孩抱着一摞作业站在不远处。
 
  ldquo;喂,看什么看,不准告诉老师。”其实乔星平日里胆子很小,但为了起到威慑作用,她只好装得凶一些。
 
  男孩似乎被吓住了,只站在原地不动,乔星心满意足准备拂袖而去。
 
  忽而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篮球,直直地砸向男孩,他一个重心不稳栽到了地上,怀里的作业本散落一地,手也磕到阶梯角上,顿时渗出了血。
 
  乔星看着旁边的书包,又看了看地上趴着的男孩,最后叹了一口气,灰溜溜地又拿起书包钻回了学校。
 
  ldquo;看你笨的,我来帮你拿东西,你快去医务室。”乔星嘴上一边数落着,手上却也没闲着,蹲在那里把散落的作业都捡了回来。
 
  男孩听话地走了,却还不忘一步三回头,女孩一边愤愤不平,一边埋头帮忙的画面让他记了好多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